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都市言情  »  [醉美云南——天降艳遇](完)[作者:门字框]
[醉美云南——天降艳遇](完)[作者:门字框]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亚洲天堂av在线 av视频 国产av不卡高清无码 免费观看成人电影]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33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醉美云南——天降艳遇
 
                丽江行
 
  有一段时间无聊至极,突然想到游玩云南,到昆明后住在一家酒店里,在昆 明市内玩了两三天,就想着去丽江了,酒店大厅里有到云南各旅游区的包车拼车 资讯。
 
  拼了一个瑞风九座商务车,我上车后只剩下最后排的一个座位了,旁边坐着 一男一女像是一对小夫妻,看着年纪和我相仿,在等司机的时候,他俩下车买了 一些小吃和水,上车后女的就坐我俩中间了。
 
  车刚走开我们就聊起天来了,女的叫小可(选名字中一个字来称呼吧)男的 叫涛子喜欢摄影。
 
  聊天的过程中,仔细打量了一番小可,属於美貌与气质并存的女人。
 
  一路边聊边打瞌睡,到了丽江已经天黑,在车上的时候,用手机软体预定房 间,顺便给他俩也定了一间,到酒店安排好后,就一块出来吃了点东西,然后在 附近看了看就都回房间休息了。
 
  第二天一块溜达,第三天分头逛悠,晚上又在一块吃东西,约好明天一块去 束河古镇住几天。
 
  到了束河古镇,是在一家很好的精品客栈投宿,逛了一天,涛子四处拍照, 傍晚我们决定要吃点特色喝点酒。
 
  到了个小饭店点了黑山羊火锅、虹鳟鱼、农家火腿、土罐罐鸡,还有自酿的 青梅酒,我们互相碰着酒杯说着彼此很高兴能够相识。边吃边聊边喝,一个多小 时后三人已微醺,回房休息。
 
  回房间躺了一会刚洗完澡,涛子敲门说青梅酒非常好喝,又买回来一些叫我 过那屋喝酒。
 
  进屋看到涛子买的酒和烧烤,小可在套间里洗澡,我俩在矮桌前盘腿而坐, 海阔天空的聊着。
 
  大概半个多钟头小可从里面出来了,我是真的被惊着了,小可怕紫外线强烈 晒着自己,所以平常穿着户外衣裤,看着身材还好。现在一看,简直是前挺后翘 太棒了,更让我目瞪口呆的是小可的脚太漂亮了,粉嫩还散发着羊脂玉一般的光 泽。
 
  酒壮了胆,我脱口而出说好漂亮的脚丫,小可笑嘻嘻的看着我和涛子,涛子 说小可兼职手模脚模,某宝上也有涛子拍摄的小可手模脚模和情趣内衣照片,说 着就把单反拿过来给我看里面存储的照片,是拍摄的情趣内衣原片,都是没有后 期处理打码,我立刻就看的血脉喷张。
 
  涛子嘿嘿的笑着说不错吧,接着拿起酒杯我俩乾了一大杯。
 
  酒到话开,涛子说在昆明时我一上车他俩就觉得我不错,符合他俩的要求, 因为他俩这次出来商量过,想艳遇单男或者夫妻。
 
  涛子要去洗澡,让小可陪我喝点,客厅有两面墙是两块非常大的玻璃,涛子 站起来拉上窗帘调暗灯就进里屋了,(在论坛也混迹多年,也看过这样的描述, 但事情转换的太快,我这会是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时小可坐到我的旁边,问我你也喜欢美足,我说是的,她自己也非常爱惜 自己的手和足,出门怕传染脚病自带拖鞋,这时我能看的更仔细了,真的就像是 玉雕出来,脚趾边缘嫩嫩的肉粉色,我伸手去摸,刚一触碰,小可轻颤了一下, 既然摸脚了那我就可以顺其自然往上摸了。
 
  小可突然说等一下,咱俩喝一杯,我说好啊。
 
  我俩刚喝了一半,小可突然说等一下,笑嘻嘻调皮的说咱俩喝个交杯酒,俩 人互交手臂,我刚喝完,小可说她还有点酒咽不进去了,要我替她喝了,她把酒 喝嘴里向我靠过来,我知道意思了,仰起头接着。
 
  其实也没什么酒了,就是湿湿的唇吻到一起了,我抱着她舌头在一块纠缠深 吻着,我的手往睡衣里摸去。
 
  睡衣不算暴露,但里面却是真空的,感觉我的小弟弟立刻青筋暴跳的,我抚 摸着她的后背和翘臀,身上非常的光滑,我拉她手过来摸小弟弟,她手刚摸到就 哇一声缩回去了,我问怎么了,她说没什么。
 
  我接着亲吻着她,一会小可说要亲亲小弟弟,我拿了三个靠垫放后背,然后 短裤退下去一些半仰着,小可侧弯过身子慢慢的含到了嘴里套弄着,然后舌头又 舔着蛋蛋,技术还行。
 
  我一只手伸过去要摸她的下面,但她把我手挡住了说一会洗过手再摸,这时 涛子洗完澡出来了,边走过来边说小可口活一般,而且不给舔菊花。
 
  我说有这样的女人要求就不要太多了,说完都笑了。涛子说进里屋床上吧, 我俩都站起来,小可刚要自己走,我一把就捧抱起了她,小可闭着眼红着脸娇羞 可爱。
 
  把小可放床上我立刻去洗手间洗了一下手,我出来发现涛子没进来门关着, 小可在床上侧躺着。我也侧躺倒小可身边,吻着她的耳垂,手伸进了睡衣里,胸 部丰满而坚挺,我退去她的睡衣翻身到她正面,半明不暗的环境里,小可浑身雪 白的耀眼,亲吻着她的身体慢慢往下,令我惊喜的是她竟然没有多少毛毛,细细 短短绒绒的一点点(她说在二十多岁前基本是光溜溜的一点都没有,后来两三年 才有一点点了)我的最爱啊,我立刻瞄了瞄她的私处,没错!绝对的又是粉嫩, 内心真是欣喜若狂。
 
  有些人说做爱多了下面就黑,纯属瞎扯,下面黑主要是和自己的黑色素分泌 有关系,中国人黑色素分泌旺盛,小可的性爱密度还是很高的。
 
  我用舌尖一点一点的舔着她的阴唇,避开敏感的地方,结果她很快就忍不住 的用阴蒂往我的舌尖上放,我突然用舌头插进了阴道里,她啊的一声双腿夹住不 停的颤抖着。
 
  片刻我分开她的腿,这时候我的鸡巴已经又是青筋暴跳了,我俯下身往进插, 她下面湿的一塌糊涂,鸡巴在阴道口打滑,她用手扶了一下,我的大鸡巴沉稳有 力的一插到底,她又是啊的一声紧紧的夹住我不停的颤抖,(根本没提戴套的事, 
            活塞式运动就不表述了)
 
  因为喝了不少的酒,所以做了很长时间,小可非常柔软,我含着她的脚趾肏 的她高潮连连,各种姿势毫不费劲,做一半的时候涛子进来了,这时小可正在上 面,看到涛子进来就停下来,一只手捂着脸呲呲的笑,然后爬在了我的身上,这 时我在下面开始活动。
 
  涛子脱去短裤,一只手撸着自己还没硬起来的鸡巴,涛子以前总是在酒后做 爱,导致最近多半年酒后勃起有些障碍。这时涛子走到边上,小可把涛子的鸡巴 含在了嘴里,使劲的嘬着,涛子说看着别人的大鸡巴在老婆的屄里出来进去的插 着,很多念头会涌出来,但确实非常刺激,而且鸡巴也很硬了。
 
  涛子走上床来要一块插,没想到也插到了屄里,我俩一块抽插,这时感觉小 可到了癫狂状态,现在是长时间不停的颤抖,最后已经瘫软了,完全靠我在下面 抱着她,小可说你俩快射吧,不能干死我吧。
 
  这时涛子鸡巴不动了感觉一抽一抽的在射精,我也就突然喷薄而出,涛子拔 了出去,小可趴我身上一动不动说,你把我抱卫生间放马桶上吧,我们哈哈大笑 遵命照做。
 
  我们都沖洗过后小可躺床上说,她觉得对女人来说,最完美的性爱就是两男 一女了,那种感觉真是太棒了。
 
  三个人聊了一会涛子说要再喝点酒,然后有些拍的照片要传上电脑修图,要 我就在这屋睡把我的房卡拿上就出去了。
 
  和小可说了十多分钟话,她的手就在我鸡巴上抚摸着,然后身子往下缩去, 亲吻着舔着,我突然感觉菊花一紧,是的,她在舔菊花,我说你破了自己的原则 了?
 
  她说我愿意,又舔了一会,我起身就压在她身上又是打桩,又是前后左右的 搅动,才发现她叫床很好听,刚才做的时候怎么没发现。
 
  涛子突然敲门笑着说:哥们,别给我搞的做不成了。
 
  小可叫老公你进来,涛子进来了,小可说我给舔菊花了,涛子说你太偏心了, 明天也得给我舔,小可说还是就让小不点给你舔吧,(我听了一脸懵逼,什么情 况)经过十几分钟的战斗,我最后射在了小可的脚丫上,小可眼睛看着我,把脚 轻易的就搬到自己嘴边,脚趾放进嘴里把上面的精液全部舔乾净咽下,小可在床 上不温不火的骚,简直是为性爱而生的尤物!
 
  我问起来小不点是怎么回事,她说到云南就是来找她的闺蜜叫小不点,她闺 蜜是一个知名女装的市场行销推广,总部派到昆明店里培训人员,等涛子和小可 从丽江回到昆明要一块去西双版纳,(我们这几天聊天的过程中,已经约好要一 块去西双版纳)
 
  小可跟我说她和闺蜜是双性恋,因为她俩家是非常要好的邻居,从十几岁就 开始了,甚至是俩人互相破的处,小不点非常放的开,涛子跟她俩还偶尔双飞, 我这听的是热血沸腾,后续的事情已经想到了,我说怎么总是给我拍照说要给闺 蜜看看,而且她说闺蜜看我照片说不错。
 
  往后几天在束河高兴的是不亦乐乎,我和小可做的时候,涛子简直就是客串 一下打个酱油,基本就在我那屋了,还有两天不见人到远处拍片去了,小可说这 是养精蓄锐要干小不点呢。
 
  这是丽江的经历,要回昆明汇合小不点去西双版纳了,如果大家觉得好就继 续写一下,有的朋友说我意淫,呵呵!事情就是真事,我还就是碰到了,大概我 表述的方式有点像小说体,艺术来源於生活,爱信不信!
 
                【完】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0-08-12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