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的忏悔录]
[我的忏悔录]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亚洲天堂av在线 av视频 国产av不卡高清无码 免费观看成人电影]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处女家教
 

 字数:54169字
 TXT包: 【我的忏悔录】.rar (51.43 KB)
 【我的忏悔录】.rar (51.43 KB)
下载次数: 17



 
*********************************** 
                (前言)
 
上个月我跟老婆离婚了!原因是她在一年前为了还赌债,而到色情茶室上班被 我发现。
 
其实她让我戴绿帽并不是离婚的原因,倒是她另有新欢而闹离婚。因为我自己 反省过,我觉得真是「天理昭彰,报应不爽。」
 
从我的记忆里,就有几十个女人「栽」在我的手里;甚至包括我的亲妹妹── 你们说这不是报应是甚麽?!记得有句话说∶「淫人妻女者,人亦淫之。」所以自 知罪孽深重,想借此一角落披露我淫秽的一(半)生。或是坦白从宽;或是引以为 戒;或是谋求一时的心灵慰藉;或是……就由各位看官来个「自由心证」了! 
*********************************** 
              (1)我的第一次
 
我的第一次是跟我的房东的女儿,那一年我大概十三、四岁吧!我是指真的有 泄精的第一次,因为之前小孩子间的「玩耍」是不能算的。
 
房东住楼上,女儿叫「小华」跟我同年龄,楼下租给我父母开美容院(来学美 发的大姐、小妹,几乎都有被我……至少摸过……不过那是後话!)。正所谓「近 水楼台先得月」,从小就是天天腻在一起的玩伴,甚至经常一起洗澡,所以喽!我 对她的「小穴」真是熟悉得不得了!经常互相「东摸摸、西抠抠」的,只觉的很舒 服所以常这麽做。
 
我俩也知道「干穴」是怎麽一回事,也试过好几次,但是也许是年纪小还没发 育、也许是没经验,所以都没插进去过。可是,当我的鸡巴跟她的穴穴互相磨磨蹭 蹭,也是蛮爽的!
 
那一年夏天的一个夜晚,她突然跟我说她的乳头好痛,要我帮她看看。原来是 她开始要「登大人」了!可是我俩都不懂,还以为是我俩玩出毛病来呢!所以她不 敢告诉父母,就来找我。可是我那懂啊!只好说让我看看吧!
 
到她房间里她就掀起上衣让我看看,我发觉她的乳头跟以前不太一样,稍微有 一点凸出、又有一点粉红色、乳晕上又有一些小白点。我只觉得好可爱,忍不住伸 手摸它。
 
当我微微碰到乳头时,小华皱一下眉说∶「呦!轻一点,有点疼!」
 
我只好安慰她说∶「放心,我轻轻的摸!疼的话跟我说。」然後我就从距离乳 头约三、四公分处,以绕圆心的地毯式搜索法抚摸。
 
我一面摸一面问∶「这里会不会痛?……这里呢?……」
 
小华并没有说话,只是摇头,偶尔会皱一下眉头但并没有喊疼,偶尔也发出∶ 「……嗯……嗯!」的声音,不知是痛苦还是舒服!後来她乾脆闭上眼睛了,只见 她眼捷毛一抖一抖的∶「……嗯……嗯!」
 
受这样的刺激我的鸡鸡竟然硬了起来,我伸手牵着小华的手摸着我的鸡鸡,小 华就捏着我的鸡鸡有一下没一下轻轻的套弄着,这回倒换我也「……嗯……嗯!」 的轻哼着!
 
小华还是闭着眼睛∶「小隆(就是我啦)!嗯……很奇怪,你这样摸让我有点 疼……嗯……可是很舒服……嗯……嗯……对……对……就是那里……嗯……上面 一点……嗯……轻一点……嗯……」
 
其实小华在哼些甚麽我都听不仔细,因为我看着小华的乳头彷佛越来越大、也 越来越红(或许是心理作用),鸡鸡又在小华的「掌控」之下,我不由自主的低下 头来、伸出我的舌头,舔着小华的小乳头。
 
小华「嗯……」的一声,身体抖了一下,捏着小鸡鸡的手也加重一点力道。顿 时我只觉得天旋地转的,鸡巴彷佛要爆了似的,不知不觉中从喉咙里发出∶「呵! ……呵!……」的声音,一个声音回荡在脑海里∶「我要干!我要干!」
 
所以我舌头舔着小华的小乳头,手自然也伸到小华的三角裤里,探索着小华的 处女小穴。小华似乎也承受不住我这般双管齐下,「嗯……」声量似乎高了许多, 然後双脚一软倒在地上(还好楼上地板是榉木地板),我当然趋身向小华继续舔着 小乳头,顺手脱下自己的裤子和小华的三角裤,再伸手一摸小华的处女小穴,却觉 得湿湿的,我以为小华尿了,我不禁抬头瞧瞧。
 
一副香艳美景就再眼前∶小穴的周围是光滑的、细细的穴缝中夹着一粒粉红色 的穴蒂、穴蒂下的洞口有点湿润,就像晶莹剔透的宝石正在反射光芒。我好奇的凑 近瞧个清楚,不料小华竟因为我对着小穴呵着热气,而按奈不住兴奋,把我的头按 在她的小穴。
 
「喔……小隆!……我小穴好痒……喔……好热……小隆!……好舒……喔┅ ┅服……我全身都……小隆!……喔……为什麽?小隆!……为什麽……会这样? ……」
 
「哼!光顾着你爽,就叫我吃你的尿尿啊……」我心里这麽想,可是嘴巴尝到 的却没有尿骚味,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香」──一种令人兴奋的味道(後来才知 那叫爱液)!我不禁口齿不清的说(因为我被按着、又在舔穴)∶「……小华…… 你的小穴好香喔……嗯……我喜欢舔……小华……这样你舒服吗?……我从来就不 知道你的小穴这麽香……喔……」
 
小华现在只有喘气的份了∶「喔……小隆……喔……我也是……小隆……我 ……不知道你这样舔……嗯……好舒服!……喔……着样就……跟我们在磨……磨 ……一样棒……棒……可是小穴……小穴里好痒……好痒……」这倒是提醒了我。 
我就压到小华的身上∶「小华,那我们再来磨磨好吗?」小华就抱着我,算是 对我的回答了!於是又开始玩起鸡巴跟穴穴互相磨磨蹭蹭的老游戏。
 
突然小华说∶「小隆……看看能不能……插进去……我的穴穴里好痒……好痒 耶!……」说着就张开双腿,小穴跟着也扩大许多。
 
我就扶着鸡巴对准小华的小穴,小华也抬高臀部迎合着或许是有爱液滋润,又 加上舔穴留下的唾液,竟然「ㄘ」一声就进去一截龟头。
 
「啊!」小华突来的这一声不小,害我吓了一跳!「……小隆……痛……痛┅ ┅」我真不知道该怎麽办,鸡巴就插在小华的小穴里一半,进也不是出也不是,只 好保持现状。
 
回过神来才感到我鸡巴插在小华的小穴里被紧紧的包住,那种感受真是无法形 容,只能说「爽」,爽极了!心想∶「原来插穴是这麽美……哼!那磨磨蹭蹭的老 游戏算得了甚麽!……东摸摸、西抠抠的又得了甚麽!……」
 
小华的话又把我拉回现实了∶「小隆……现在小穴好像不会痛……可是有一点 痒……好像在里面……里面在痒……小隆……在插进来一点……好吗……」 
我开始抽插的动了,或许是动物的本能吧!没人教我,我竟然会抽插的干穴。 一股爽劲从脚底一直延伸到头部,不由自主的加快速度,嘴里也含糊的叫着∶「小 华……进去了耶!……真的插进去了耶!……嗯……好舒服的感觉!……喔……原 来插穴这麽美……难怪大人们会说∶……去爽一下!……真的好爽……」
 
「小隆……喔……真的……喔……我也是……好爽……好爽……」小华抱着我 的力道越来越大!
 
我觉得小华的阴道里越来越滑,鸡巴抽插也越来越顺畅∶「……喔……小华┅ ┅」
 
「小隆……小隆……我……好像……好像……要尿……要尿……喔不……好舒 服……啊……快一点……啊……」
 
小华的话还没说完,我就觉得小华的阴道里突然有股暖流,我的鸡巴受了这刺 激,竟然也想尿……不……不是尿……是尿得很舒服的尿……我全身颤抖着,鸡巴 在小华的阴道里一跳一跳的!
 
「……喔……喔……喔……」我泄精了!
 
小华似乎也是用尽吃奶的力量紧抱着我,阴道里也是一缩一缩的∶「……喔┅ ┅啊……喔……」她也泄了!
 
我两此刻脑海里只是一片空白,时间也彷佛是停止了!
 
*********************************** 
後记∶第一次的性交,在懵懵懂懂中双方都有了高潮。也因此造就我俩以後都 有着淫乱的性生活,真不知是幸或不幸。
 
注∶首次文章,请各位先进多指教!
 
            (2)跟小华荒淫的日子
 
*********************************** 
我∶林铭隆,家住在云林县南端的一个小镇(姑且隐其名,免得无心伤人), 1967年生、天枰座、O型,长得很像歌星姜育恒、斯斯文文的,国中时代就练 成一手好吉他,又是学校田径校队的队员,在小女生的心目中可说是一位文武全才 的风云人物。
 
房东的女儿∶张凤华,1967年生、天蝎座、O型,麽女;上有两位姐姐、 一个哥哥。长像平常,可是笑起来很可爱,是我有记忆以来的第一个小玩伴。他们 家就靠着三间店面、两间住家的租金过日子,算是蛮富裕的家庭。
 
*********************************** 
自从上回我跟小华干出一点名堂之後,我俩就时常找机会干穴,小华还跟我说 她很喜欢那种舒服的尿(那时还不懂这叫高潮),我当然也是上隐了!还好,小华 当时还没月潮,要不然以我俩干穴的频率、又不懂避孕,早就因怀孕而东窗事发了 。在似懂非懂的情况下,只觉得这种事是不能让父母知道,也不能说给别人听的, 所以只能偷偷摸摸的做了。
 
暑假过後上了国中,才发现有一本叫「健康教育」的课本,里面第十四章被老 师用订书机订起来,老师还说不准拆开看,否则有你好受的。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好 笑,真是……#……&……※……。不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还是按捺不 住好奇心,费尽周章、小心翼翼的拆开来看。一看才知道那章是性教育章,我仔细 的阅读(唉!要是其他的科目也读得这麽认真的话,那……唉!),我才知道干穴 叫性交;小穴分别为阴户、阴道、阴蒂……鸡巴也分为龟头、包皮、阴囊……青春 期、怀孕、高潮、射精……等名辞一一浮现眼前,我总算有一点点明白干穴的来龙 去脉了!不过,还是得去找小华印证一下(咳!真有科学精神)
 
*********************************** 
房间里一对赤裸的小男女,聚精会神的看着书,然後在对方的身上指指点点、 捏捏摸摸。
 
「……这是阴蒂……」
 
「……这是阴茎……」
 
「……这是阴囊……」
 
「咦!你没乳房……」我开玩笑的说。
 
「人家还没发育完成嘛,哼!你也没乳房嘛!也没阴毛……嘻……」
 
「哈!你敢笑我,你自己不是也没阴毛……还笑我……看我饶不饶你……」我 说着就去呵她痒。
 
小华被我呵得花枝乱颤开口求饶∶「……小隆……对不……起……对……不起 ……下次……下次我不敢了……哈!……嘻!……」我就喜欢看小华笑,小华笑起 来好像灿烂的阳光。
 
小华被我呵得受不了,只好伸出双手企图抱紧我,让我无法再呵她痒。
 
「……小隆……停一下嘛……」小华继续说∶「小隆,书上说的那叫阴……阴 蒂的地方,你再帮我摸摸好吗?……每一次你摸那里时,我就觉得好舒服,嗯!好 ……「快……」、「快感」……」
 
「喔,是吗!每次我都觉得那里越摸越硬,原来那叫「快感」……小华……是 这里吗?……」我用大姆指跟中指捏着小华的阴蒂、食指则以划圆来回的抚摸着阴 蒂。
 
後来才知道跟我干过的女人当中,小华的阴蒂算是蛮大、蛮凸出的。有人分析 过阴蒂越大、越凸出的女性越淫荡,或许是真有一点道理,因为小华真的蛮淫荡的 ,在国中时期除了我帮她开苞、是她的固定性伴侣外,还跟不少同学干过,甚至跟 她亲哥哥也干了好几次。……嗨!言规正传!
 
「嗯……嗯……小隆……啊……嗯……是……是……好……啊……舒服……嗯 ……好棒……啊……嗯……」小华的的手也不闲着,握着我的鸡巴轻轻的套弄着。 
我的手又换一个方式抚摸,我用大姆指压着小华的阴蒂转圈圈,中指则插到阴 道里搅和着、左手抚摸着小华的右乳、舌头舔着小华的左乳,真是忙个不亦悦乎! 
「嗯……啊……小隆,嗯……好……舒服……嗯嗯……小隆……你好……厉害 ……好棒……我……我好……爽……嗯……嗯爽……我好喜欢你……你这样……这 样摸我……嗯……」小华嘴里模糊的哼着断断续续的亵语、身体颤动得厉害、全身 发热彷佛可以烫伤人!
 
经过跟小华多次干穴的经验,我体会到「甲紧打破碗」的道理,我不能急着插 穴,「前戏」(这也是以後才知道的名词)要够,才不会小华还没高潮,而我已经 懈甲弃兵了。我继续我爱抚的动作,忍着小华哀求我插穴的言语。
 
「小隆,嗯……啊……我要插……插……要……你的鸡巴……阴……阴茎…… 嗯……插我……啊……快……嗯……快……喔……受不了了……啊……小隆……求 求……你快……快插我……小隆……痒……舒服……啊……爽……嗯……」 
「别急!别急!慢慢来!我会让你爽得不得了!」这时我觉得我真是一个调情 圣手,只要女孩子让我摸上了,就非让我干穴不可。
 
「啊……小隆……嗯……别摸了……快干穴吧……啊……求求你……快啊…… 我要……要你的鸡巴……快……嗯……快插我……喔……」小华一直挺着小穴、扭 着腰。
 
「嗯……啊……不行了……啊……我不行了……啊……喔……我要……尿…… 啊……高……高潮了……啊……小隆……喔……我来……来了……啊……啊……啊 ……嗯……」小华突然伸出颤的双手紧紧的抱住我。我可以感觉到小华的阴道里有 股热流,又有一股吸吮的力量在吸吮着我我插在阴道中的中指。
 
小华竟然在我的抚摸下得到一次高潮,这是以前从未发生过的,我没想到不用 鸡巴也可以让女孩子到达高潮,这真是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啊!
 
小华意犹未尽的哼着∶「嗯……小隆……嗯……刚刚好棒……的感觉……小隆 ……我有高潮耶!……刚刚……嗯……」
 
我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小华,爽吧!……喔!你小穴好湿喔……还会咬我的 手指头呢!」我继续说∶「小华,你有高潮了!那我呢?我的「弟弟」还等着人安 慰呢!」
 
「……」潮红的脸转向我的鸡巴,对着「弟弟」说∶「对不起!「弟弟」,差 点把你忘了,来!让姐姐抚抚……」说着就低下头来亲一下我的鸡巴!
 
小华突如其来的这一招让我震撼不小,我「啊!」的一声∶「小华!嗯……好 棒的感觉喔,来!再亲亲它。」
 
小华这回反而有点犹豫了∶「嗯……人家……人家……不是故意的,只是…… 只是……」真的小华从来不曾亲过我的鸡巴,这次可能太兴奋了,所以不由自主的 做了这个动作,自己倒也蛮惊讶的,找不到话语自圆其说。
 
我伸手把小华的头按向我的鸡巴∶「小华!来,再亲亲它,拜托啦!那真的让 我觉得好棒!」我还使出杀招∶「小华,我不是也舔过你的小穴吗?你不是也很喜 欢吗?我也是喜欢你舔舔我的鸡巴,来!不然以後我再也不理你……不舔你的小穴 了……」
 
其实小华并不是拒绝,而是不知道如何下手,喔不!是不知道如何下「口」∶ 「嗯!人家没舔过嘛!人家又不会!」
 
这是「吹箫」、「吹口琴」,是性交前戏的最高境界,两个黄毛小子那懂得这 些。我只好说∶「只要用舌头舔舔就好嘛!反正你舔一舔我的鸡巴,我就觉得很舒 服,真的!」
 
第一次「吹箫」的小华真的谈不上有甚麽技巧可言,可是在小华瞎噌瞎舔下也 让我感受到一种新的「爽」,又是痒、又是舒畅,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喔!小 华……嗯……好……好爽……」一种滑嫩肌肤磨擦的感觉,从鸡巴直冲脑门,头皮 在发麻、鸡巴在跳动着!
 
「喔!小华……嗯……好棒……你的舌头好棒……啊……我喜欢……」小华的 舌头在我的龟头上转着。
 
「嗯……好……好爽……小华……继续,啊……好不要停……停……嗯……我 好舒服……以後……你还要这样舔……舔我的鸡巴……嗯……」我不由自主的加一 点力道,把小华的头抱着更紧。
 
小华抽空的说∶「小隆,你的鸡巴一跳一跳的,好好玩喔……咦!好像胀大一 点耶!」说完就一张小口把龟头含住了!
 
我又是一震∶「啊,小华……棒啊!……啊……你的嘴巴……嗯……真……好 厉害……喔喔……小华你转过来……我也要舔你的小穴……来……」真佩服我俩, 没人「指导」竟然也会玩起「69」的花招。
 
我躺着让小华伏卧在上面,嘴巴继续舔着我的鸡巴,小华的双腿分开在我头部 的两侧,小穴对这我的嘴巴压下来,两人忙碌的嘴巴在也无暇说废话了!
 
「啊……嗯……嗯……喔……嗯……啊……」
 
「……」
 
在这春光浓郁的环境下,只有「嗯嗯啊啊」的声音和急遽的呼吸声在为「ㄗ! ㄗ!ㄗ!」的声音伴奏着,一首性爱交响曲正在激荡的演奏着。
 
「小华……我想干……我要插你的小穴……喔……我要……让我们的「弟妹」 们团聚吧……」我真有点忍不住了!
 
「喔,小隆!我也是……我要你的……鸡巴干……干我……」说完就翻身躺下 来,张开双腿欢迎我的鸡巴光临。
 
我迫不及待的扶着鸡巴对准小华的小穴,一挺腰,「滋」的一声,整根鸡巴就 被小穴吞没了,两人同时「啊!」一声,没想到经过唾液的滋润,竟然让插穴这麽 顺溜。
 
小华深呼一口气∶「喔!……小隆……啊……到底了……喔……我好舒服…… 嗯……嗯……好……好棒……对……深……深一点……喔……嗯……好……啊…… 爽……喔……小隆……啊……再来……再……深……」
 
我也是爽得头皮发麻!小穴虽然滋润得顺畅,可是却紧紧的咂住我的鸡巴。 
「小华!……嗯……好妹妹……你的小穴……好……好棒的……滋味喔……把 ……把鸡巴……全吞……吞进去了……」
 
「嗯……好……用力顶……顶……哥……哥……隆哥……」小华双腿盘住我的 腰,深怕我的鸡巴突然跑掉似的。
 
「……嗯……小华……我顶到……啊……顶到里面了……有墙壁……挡住了┅ ┅喔……好耶……」我谈不上甚麽技巧,只是死命的用力顶,恨不得把小华的小穴 顶破,才善罢甘休似的!
 
「啊……隆哥……啊!啊!啊!……」小华一阵急遽的呼吸声∶「……我…… 我又……又要高潮了……啊……啊……又来……来了……啊!……」
 
我已经爽得就算天崩地裂也不管他,只觉得小华的小穴有一股强烈的吸引力在 吸着,彷佛要把我整个人都吸到里面。
 
「……啊……啊……小华……小华……啊……」我觉得脊椎骨一阵酸麻,我知 道我也要射了!
 
我用尽吃奶的力气紧紧的抱着小华,鸡巴也深深的顶到底;小华也是一样挺着 腰,跟我抱得水泄不通,一起等候着再一次高潮的来临。
 
「啊!……啊!……」说时迟那时快,两人同时都发出满足的哼叫声。
 
「嗤!嗤!嗤!」我彷佛听见射精的声音,「哗!哗!哗!」我又彷佛听见小 华穴里的浪潮声。
 
小华颤抖的身体、颤抖的声音∶「……嗯……隆哥……你射的精……好……烫 ……嗯……好多……喔……好舒服……隆哥,你舒服吗?」
 
「嗯……我……好舒服……喔……真的很棒……我要永远跟你在一起……一起 插穴……嗯……性交……」
 
「哼!你骗人,我妈都骂我爸说∶「……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见一个、 爱一个的……」你少唬我了!」
 
「……我……我……」我真的不知道怎麽回答,以当时的年纪倒也还不会花言 巧语∶「……我才不会呢……我真的很喜欢你……」
 
小华露出小女生的娇羞∶「好啦!好啦!」说着就轻轻推我一下∶「你把鸡巴 抽出来,我觉得好胀耶!」
 
「嗯!」我真的还舍不得把鸡巴抽出来,「泡」在小穴里还蛮舒服的。
 
「小华!等一下好吗?我还舍不得把鸡巴抽出来,真想就这样插着,永远都不 要抽出来!」
 
「嗤!」小华笑了一声∶「……可是,我穴里好像有水直往外流,我的屁股都 湿湿的!」
 
「我不管!我喜欢插着,难道你不喜欢吗?」
 
「嗯!我喜欢,我最喜欢跟你插……喔不!是「性交」……」
 
「……」
 
             (3)小华的哥哥
 
*********************************** 
张少堂∶1963年生,射手座,O型,满脸青春痘,外号∶「疯堂」(台语 )是小华的哥哥,排行老二,在家中是独子。读完小学就到台北工作,三年不到换 了将近十个老板,因兵役将近乾脆闲呆家中,整天无所事,到处找人哈啦、扯蛋! 
*********************************** 
「……你知到吗?摸女孩子的奶奶要怎麽摸?……就是这样……两个手指头捏 住乳头,一个手指头磨擦乳头的顶端……女孩子就会「啊!啊!」的叫,……哈! 然後……」「疯堂」又在「练绡话」了!
 
「……你知到吗?台北的女孩子很敢的,……裙子短得可以看到三角裤、露背 装、低胸装……而且都不戴奶罩……真是「哇塞」……」「疯堂」在台北混不出甚 麽名堂,歪魔斜道却学不少!唬得我们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小男生一愣一愣的;不过 拜他之赐,让我学会了许多干他妹妹的花招。
 
「……你知到吗?……」这是他的口头禅∶「「相干」(台语)有一招,叫做 「倒坐莲花」的……就是男生躺着,女生张开大腿,穴穴对准鸡巴坐下去,然後女 生一上一下的干着,这样男生就可以看到女生的乳房,也跟着一上一下的跳着,男 生若高兴还可以伸手抓她的奶奶……」喔!听来好像蛮爽的,下次跟小华干就试试 这一招;可惜小华的奶奶还小,不会跳!
 
「哇,真好!那你在台北干过几个女孩子?」阿坤擦一下嘴角将流下的口水问 着。阿坤最捧「疯堂」的场了!每次「疯堂开讲」时总少不了他,也都听得「垂涎 欲滴」。
 
「哼,笨阿坤!凭「疯堂」那个长相,女孩子会跟他干?他只是在臭盖而已啦 !」阿义又在「吐嘈」了∶「「疯堂」可能连女孩子的小穴都还没看过呢。」嗯! 这话我同意。
 
「谁……谁说的!我在台北就干过不少次。」「疯堂」的疯劲来了!「你知到 吗?我上一回住的那家成衣工厂就有两、三百个女生,而且个个都「哈」得要死, 一天干一个,也要干一年才干得完。……你知到吗?……最爽的一次……在厕所里 ……嘿……哈……咦!小隆!你不听了吗?……你上那去?……」
 
我只摇摇头,不答。我总不能说∶「……我听了很「哈」,所以现在想去干你 妹妹的小穴!……」吧!
 
*********************************** 
「真的吗!我哥哥真的这样说?」小华瞪着大眼,不解的问着!
 
「对啊!你哥哥还说,用「倒坐莲花」干穴,女孩子会爽得飞上天!……女孩 子可以主动的摇,而且还可以插得很深!……」我添油加醋的说。我知道小华最爱 「插到底」!
 
小华还问∶「真的吗!……嗯……」我不让她继续说下去。把手伸进裙子里按 在小穴上,再来一个「法国式热吻」──这也是「疯堂」教的。
 
「啧!……啧!……啧!……」我的舌头在小华嘴里翻搅着,「啧!……啧! ……啧!……」我的中指在小华的小穴里插弄着!
 
「……嗯……嗯……」小华的无力的身体紧靠着我,双手伸到我衣服里轻抚我 的背。
 
「啧!……啧!……啧!……」小华的小穴开始湿润了!随着我手指头的插弄 扭着腰。
 
我抽出在小穴的中指,小华「呜!」一声,不甘空虚的小穴立刻向前挺一挺。 我把鸡巴对准小穴的部位,隔着裤子磨擦着饥渴的小穴,双手贴着三角裤的两侧, 一寸一寸慢慢的往下搓。
 
小华从喉咙里发出轻轻的呐喊∶「喔……喔……嗯……嗯……」用力压我的臀 部,好让鸡巴跟小穴贴得更紧密,腰也扭得更快了!
 
小华的三角裤被我搓成「8」字型掉下来,小华伸腿一踢就踢得老远。我把小 华的右腿抬放在床上,跪下来欣赏百看不厌的小穴美景∶湿透的三角洲更显得光耀 、阴核就像一颗宝钻闪闪发光、刚刚长出短短的阴毛沾黏着爱液,就像晨曦中绿草 的露珠一般、粉红色的穴洞呼吸般的一缩一放,爱液如潮水般潺潺而流(难怪有首 歌叫「爱如潮水」)。
 
我伸出舌头从小华的膝盖开始往大腿根部慢慢移动,小华的呼吸越来越急促∶ 「喔……喔……嗯……好……呀……嗯……别舔……舔……好痒痒……呜……嗯┅ ┅痒……舒服……啊……别舔……」小华的嘴巴是这麽说,可没要我停的意思,反 而把小穴更挺向我的嘴。
 
「嗯……嗯……爽呀……喔……好小隆……哥……你的舌……头……好……厉 害……嗯……我……喔……我的骨……头都……嗯……都趐喔……别舔……啊…… 舔……啊……」
 
我的舌头移动到穴洞附近就停住;「好酒沉瓮底」嘛!怎能让你这麽快就如愿 以偿!这叫「欲擒故纵」法。我站起来脱掉自己的衣裤,「唰!」我的鸡巴像一门 巨炮,「抬头挺胸」的向小华挑衅的跳着。伸手脱去小华的T恤,然後用舌头舔小 华半发育的乳头。
 
「嗯……嗯……小隆……喔……别逗了……嗯……好爽……嗯……喔……对! 就是……那里……喔……喔……嗯……小隆……嗯……舒服……」
 
小华一手抓着我的鸡巴套弄着,一手按着自己的阴蒂转揉着∶「喔……嗯…… 嗯……小隆……嗯……小隆嗯……我要你……插……你的……嗯……的鸡巴嗯…… 插……干……喔……干我……要喔……干……干我的……痒……痒穴……喔……喔 快……」
 
小华的手套弄鸡巴的速度越来越快,让我几乎忍不住要泄了!我凑近小华的耳 朵说∶「小华!让我们试试「倒坐莲花」干穴吧!」
 
小华胀红着脸说∶「嗯!可是人家又没试过……」
 
「没关系!我教你!」我仰躺在床上,只见鸡巴高耸兀立着∶「来!小华,把 脚张开……嗯对!扶着鸡巴对准穴洞……嗯!慢慢坐下来……」
 
「啊!」当鸡巴接触到穴口的一霎那,刺激得小华腿一软撑不住的坐了下去, 一下子鸡巴又「插到底」了!「喔……喔……嗯……小隆嗯……真的……好……嗯 ……好棒……」
 
我可以感觉到最里面的「围墙」挡住我的鸡巴∶「喔……我没骗……你吧…… 喔……舒服吧……嗯……小华……喔……我真的很爽……喔……爽……你……爽吗 ……嗯……」
 
「嗯!」小华轻轻的点一点头,又陶醉在「插到底」的感觉里∶「嗯……小隆 嗯……好棒……真的插得……好深……好深……嗯……好像要顶到我的胃……好像 要把小穴顶破……喔……我喜……喜欢……」
 
我轻轻扶着小华的腰∶「小华,你可以试着上下套弄看看!」
 
小华生涩的挺身、坐下,我可以看到我的鸡巴在小华的小穴里「吞吞吐吐」, 沾湿爱液的鸡巴彷佛金属棒的闪闪发亮∶「嗯……好呀……小华你的小穴……好紧 ……喔……好棒……我喜欢……最喜……嗯……欢小华……的小穴……我最爱…… 爱干你……喔……」
 
我伸出手指按揉着小华的阴蒂,小华又是一阵颤抖∶「喔……喔……隆……小 隆……嗯……好棒……」小华上下套弄的速度加快了,幅度也越来越大,好几次我 的鸡巴几乎要跑掉,我只好配合着挺腰。
 
「喔……小隆……喔……我要……要飞……喔……飞……喔爽……插我……嗯 ……到底……啊……嗯……快快……干嗯……飞了……」小华又在胡言乱语了!我 知道小华就快来了,而我也是!
 
「哼!哼!……」小华急促的呼吸着∶「小……隆……啊……来……来了…… 我来了……啊!啊!……嗯……」
 
这时我也已经忍不住了∶「喔……小华……啊……我也……」我把腰挺得高高 的,一股强劲的精液「嗤!嗤!嗤!」排山倒海似的冲向小穴的深处∶「啊……小 华……啊!啊!……我来了……啊……」
 
「啊!」小华可以感受到精液强烈的冲击,忍不住也一泄如注了∶「啊……啊 ……烫……好烫……小隆……啊……啊……你的……好烫喔……嗯……舒服极…… 嗯……」
 
我的鸡巴还在小穴里跳动着,小华的小穴彷佛在安慰它似的,一缩一放的吸吮 着,彷佛不把我的精液吸个精光不可。
 
小华无力的趴在我身上,轻微的扭动着腰,让小穴仍然含着鸡巴,闭上眼睛和 我一起享受火山暴发後的阵阵馀震。
 
我双手在小华的背上轻柔的抚着∶「小华!真棒!」
 
「嘘!」小华仍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不要说话,嗯!」
 
可是我仍然忍不住∶「小华!你哥哥说得不错!这招「倒坐莲花」也叫「破雨 伞」。」
 
「为甚麽叫「破雨伞」呢?好奇怪喔!」小华略微抬头看着我。
 
「是啊!是「破雨伞」没错啊!不然怎麽会有水往「伞柄」直流呢?」
 
「嘻!贫嘴!」
 
*********************************** 
「砰!砰!砰!」突然敲门声大作∶「凤华,开门!凤华!」糟糕!是「疯堂 」的声音,小华跟我吓得手足无措。
 
可以听得出小华吓得牙齿打颤∶「怎麽办?我哥哥耶!」我只好示意小华先起 来把衣服穿好再说;其实我也不知如何是好!暗忖∶「说曹操,曹操就到,真倒楣 !」
 
「砰!砰!砰!」又一阵门响∶「凤华,快开门!我知道林铭隆在里面,快开 门!」
 
喔!神啊!救救我们吧!……阿弥陀佛!……阿们!……
 
              (4)彩华姐姐
 
*********************************** 
张彩华∶1962年生,射手座,O型,房东家的大女儿。天生一对会勾魂的 媚眼儿,一对特大号的丰乳不知迷杀多少色眯眯的眼睛,再露骨的话她都敢听、敢 说,思想算是蛮开放的,这对一个南部小镇而言算是蛮「异类」的,唯一可喜可贺 的是她倒也没甚麽跟人勾三搭四的传闻出现,而且也在两个月前跟对街中药铺的少 东订婚,但婚期未订。
 
也可能对自己的身材有自信,所以眼光蛮高的,看我们这些小弟辈的眼神总是 很不屑,然後嗲声嗲气的说∶「小「弟弟」啊……」还特别强调「弟弟」的语气, 让人听了真是┅*┅&┅#……
 
*********************************** 
「呀!」小华把门打开,我站在小华身後,两个人茫然的低着头。
 
「呦!小「弟弟」啊!你们在「干」甚麽呀!……」咦!怎麽是彩华姐的声音 ,我不禁抬头瞧瞧。
 
彩华姐站在少堂身後∶「刚刚少堂到阿祥(彩华姐的未婚夫)那叫我,说有好 看的给我看!……」少堂瞪着我点点头。
 
「说!」彩华姐突如其来的这一声好大,别说我跟小华,就连少堂也吓一跳! 「你们有甚麽好看的!」这话不单是问我跟小华、也是在问少堂。
 
「原来是「疯堂」这个「报马仔」在搞鬼!不知他有没有看到我跟小华……」 我心里暗忖着,直骂他的祖宗十八代。小华一脸无辜的看着我,泪水在眼睛里打转 着,这倒激起了我的男性气慨(唉!女人的眼泪跟笑容,自古以来就是最厉害的武 器)。
 
「彩华姐,没有啦!……」我往前面一站挡住小华∶「我们在看书啦!……」 
「看书?……」彩华姐推开少堂跟我对面站着∶「看书?……看甚麽书?」 
彩华姐的那两团馀波荡漾的「瞪」着我……喔不!是眼睛瞪着我,而我瞪着那 两团。一阵晕眩令我口齿不清∶「我……我……我们在看课本……」喔感谢那两团 ……喔不!感谢上帝,我福至心灵顺口的说∶「我们在看「健康教育」课本。」顺 手一指小华的书包。
 
「「健康教育」?」彩华姐疑惑的眼神望向少堂,急得少堂直摇手却不说话。 彩华姐继续说∶「真的吗?拿来我看看!」
 
我一面翻书包,一面假装哀求说∶「老师说那个不能看!可是我好奇想要看看 ……」(嘿!我的演技还真好)「……求求你不要跟老师说,好不好!」
 
「哈!」彩华姐翻开书页失声笑道∶「两个黄毛小儿,躲在房间里看「鸡鸡洞 洞」,真是令人「激动」啊!……哈!哈!」彩华姐继续笑着说∶「老师说那个不 能看就是不能看,等你们长大了自然会懂。凤华!你不懂的事可以来问我;铭隆! 你只好去问你老爸罗!……小「弟弟」喔」
 
彩华姐把书还给我後转身就走,还瞪了少堂一眼,少堂马上跟在後面急急叫∶ 「姐……姐……等等……姐……」
 
小华跟我对视着吐一下舌头,我心一放喃喃∶「总算过关!」
 
*********************************** 
少堂跟着进了彩华姐的房间,顺手把门锁上∶「姐!他们……他们在骗你!」 少堂脸红脖子粗的说∶「他们……他们在「相干」啦!」
 
彩华姐胸有成竹的说∶「甚麽「相干」!两个黄毛小子知道甚麽「相干」?」 彩华姐坐到床上∶「是「相玩」吧!小「弟弟」一根!能「干」甚麽?他们又懂甚 麽?……就像你,还不是我教的……还不是我我帮你「打手枪」你才开窍!……」 
*********************************** 
我就怕少堂又会跟彩华姐打甚麽小报告,拉着小华在门外偷听,没想到会听到 这一段话,不过当时还不大了解「打手枪」是甚麽意思。我询问的眼神望向小华∶ 「你家有手枪啊!」小华大惑不解的摇摇头!
 
「嘘!」小华做了一个不要说话的手势,拉着我轻轻的走到靠近彩华姐房间的 阳台,从一格残破的玻璃窗往里看,嗯!角度刚好;虽然不能看清房里全貌,却也 不容易被发现。
 
*********************************** 
「你是听谁说的?……还是你有看到?……」彩华姐伸手拉近少堂∶「还是┅ ┅还是找藉口要我帮你「打手枪」?……」
 
少堂胀红的脸又摇头、又点头的吐不出一句话∶「我……我……我……」 
还是彩华姐先开口∶「我甚麽我!」彩华姐一面说,一面拉下少堂的裤拉炼∶ 「来我看看,几天没见是不是长大一点呢!」掏出少堂的鸡巴∶「呦!早就硬梆梆 的啦!……还说你不想!」
 
看到这里我跟小华都不由自主的震了一下,这倒不是因为看到他们姐弟乱伦, 因为以我跟小华那种年龄跟见识,对「乱伦」这两个字并没有深刻的了解。一来是 看到别人要「相干」──我跟小华虽然干过很多次,而看到别人「相干」这倒是头 一回;二来是看到少堂的鸡巴──真是又粗又大,彩华姐用两手前後握着还露出一 截龟头。
 
「啊!嗯!」少堂从呼吸间叫了两声,一股热精就射在彩华姐的胸前∶「啊! 姐……姐对……对不起,我……我忍不……不住……」
 
彩华姐一皱眉头∶「哼!老是这样。」彩华姐站起来一面脱沾泄精液的上衣一 面说∶「不是跟你说夹紧肛门可以忍住射精吗?你怎麽都教不会!看你以後娶了老 婆,老婆不跟人跑了才有鬼!」
 
※记得当兵时班长也是这麽说∶「……立正的姿势里有一个口诀是「提肛」, 只要把「提肛」练成了,那你老婆会很幸福的……」喔!岔题了!对不起,对不起 !言归正传,看看彩华姐他们。※
 
「少堂!你可是我们家的独子ㄝ,传宗接代可都指望着你ㄝ……」彩华姐就只 穿着胸罩在衣橱里找衣服换,两团丰乳紧紧被绷捆着,大有想脱困而出之势,看得 我心跳急促、口乾舌燥,只听彩华姐抱怨着∶「要不是为你们张家列祖列宗着想, 我干嘛干冒这大不讳的风险帮你……」
 
「对不起啦!姐……」少堂走到彩华姐背後双手搭在彩华姐肩上∶「姐!我知 道啦!是大姐你最疼我,别人看到我满脸青春痘都会嫌我,只有姐你对我好!…… 我除了姐你以外,都……都没干过别人……别的……别的女生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这话倒不是苦肉计,是真的!
 
「嗳!」彩华姐转过身来叹口气∶「少堂!姐并不怪你,只是担心……」彩华 姐再次牵着少堂意起坐在床上∶「来!再试一次,记得要忍住!……」少堂用力点 着头表示决心。
 
只见彩华姐柔嫩的双手又开始搓揉少堂的鸡巴,射精後软趴趴的鸡巴慢慢的又 坚挺起来,少堂的呻吟声渐渐升高∶「嗯……嗯……姐……嗯……嗯……」夹杂着 彩华姐的提醒∶「忍住、忍住……」
 
少堂的双手不由自主的伸向彩华姐胸前,少堂顿了一下说∶「姐!……可以吗 ?」彩华姐微微点头,少堂的双手立刻攀上「高峰」。
 
「嘤!」彩华姐一声轻叫∶「先帮我解开胸罩……啊!」话尚未落定,少堂的 双手已经熟练的解下彩华姐的胸罩,并开始抚摸双峰了!
 
「哇!」少堂赞叹着,外面的我也差点叫出来,惹得小华回头瞪我一眼。哇! 我从来就没看过女生裸露的大乳房,只见两团雪白的乳峰虽大却也紧绷、坚挺,光 瞧瞧就可以感到它们的光滑;粉红色的蓓蕾高高的占据着峰顶,露出傲视群伦的霸 气。
 
喔!少堂说的就是这一招「捻花摸乳手」──(复习一下)中指跟姆指捏揉着 蓓蕾、食指划圆搓揉着蓓蕾顶端、小指跟无名指就跟着手腕的转动游山去也! 
「啊!……嗯……少堂……」彩华姐也哼了起来∶「喔!……少堂……嗯…… 你这招……「捻花……摸乳手」……嗯……倒是学的熟练……得很……嗯嗯……好 ……少堂……弟……嗯……喔……用力……嗯……记得……得忍……嗯!忍……」 (敢情少堂的「捻花……摸乳手」还是彩华姐教的)彩华姐嘴里哼着手也不停止套 弄少堂的鸡巴。
 
「喔……姐……喔你的手好厉害……喔……我好爽……喔……好……喔……」 少堂的腰配合着套弄鸡巴的手挺着「喔……好……我忍……我忍住……喔……喔爽 ……」
 
「少堂!忍住!」彩华姐话一落头一低就把大鸡巴含上了∶「呜!」
 
「啊!」少堂叫了一声!我跟小华不约而同的吞一下口水,只听到彩华姐嘴里 传出「滋!滋!滋!」声、以及少堂含糊的呻吟∶「啊姐……吃吃……得好……嗯 好……啊……吸吸……用力吸……」激动的少堂双手扣住彩华姐的头,把腰一挺大 鸡巴就深深的顶到彩华姐的喉咙。
 
「呕!」彩华姐几乎闭过气,赶忙推开少堂大口喘气的说∶「要死啦!顶那麽 进去……算了……」彩华姐站起来说∶「来,你躺着!让我来」然後彩华姐把自己 脱个精光,以「69」的姿势趴在少堂的身上继续「吹萧」工作。
 
惊鸿一瞥彩华姐的裸体,只看见一片黑鸦鸦茂盛的阴毛,趴在少堂的身上时又 是侧身对着我,我不知道她的小穴长甚麽样。可以看到彩华姐认真的在「吹萧」, 少堂也伸出舌头认真的在舔穴。
 
「嗯……嗯……滋……滋……嗯……少堂……舒服……吗……嗯……我爽耶┅ ┅嗯……滋……滋……喔……少堂……对对……把舌头……伸嗯……伸进……去┅ ┅嗯嗯……对进去……穴里……嗯……滋滋……」彩华姐扭着腰。
 
「呜……姐……滋滋……啊……吸吸……嗯……喔……好好姐……姐……你真 会吸……哦……嗯……爽……好姐姐……我的……鸡巴……吃……好吃……吗…… 嗯……哦……姐……」
 
「嗯……弟弟……你也……很会舔……舔穴……喔……滋兹……我我……舒┅ ┅嗯……啊……别吸……啊……酸痒……啊……别……嗯……我会飞……飞了…… 嗯……喔……」
 
「……姐……啊……喔……我受不了……我要插……喔……干你……我要干┅ ┅让我……喔……干……吧吧……」
 
「我……也要你的……大鸡巴……嗯……」彩华姐说着就往前移动,扶着少堂 的大鸡巴对准穴口坐了下去,嘴里发出满足的惊叹声∶「啊!……弟……你的鸡┅ ┅鸡巴……啊……好大……嗯……穴……小穴……喔嗯……都满……满了呢……嗯 ……好好……」嗯!标准的「莲座观音」。
 
少堂挺起上身从背後抱着彩华姐,双手用力的捏着彩华姐的双峰∶「姐……喔 ……好棒……摇……喔……摇嗯……是……姐喔……摇用力……啊啊……好姐姐┅ ┅干得我……我爽……嗯……极……极了……」
 
「啊……弟……再忍……忍……嗯……忍一下……姐……要来……要嗯……来 来了……我们……嗯嗯……要一起……喔……一起来……啊……爽爽……嗯……忍 忍……」看着彩华姐套弄、扭腰、甩头、前伏、後仰,满身的汗水油亮发光,彷佛 是一尊活菩萨。
 
「嗯……姐……我忍得……嗯……你飞……飞吧……喔……」少堂手双在背後 支撑、两腿一瞪、腰一挺来一个标准的蛙人操,彩华姐被撑的双脚不着地。 
「啊……干穿了……弟……啊……姐被干……被你干穿了……啊……」彩华姐 还在扭腰∶「嗯……啊……姐啊……啊啊……来啊……来了……啊啊啊啊……嗯┅ ┅」
 
彩华姐身体颤抖着、用力甩着头,似乎有汗珠沿着发稍到处飞散,子宫的深处 一股热流以千军万马奔腾之势向外冲。少堂感觉得到那股热潮急速的在吞没鸡巴, 不禁「呵!呵!」的喘着!
 
「啊……姐……烫啊……啊啊啊……我要……也要……射啊啊……给你……全 ……全部给……嗯嗯……给你……啊……」少堂把腰再用力,似乎要把鸡巴刺向彩 华姐的心脏「姐……射了……啊啊啊……」
 
刚刚高潮过後的彩华姐,还在享受着快感的馀韵,突然又有一股的热流冲向阴 穴的深处,又是一阵颤动∶「啊啊啊……啊啊啊」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二次的 高潮让彩华姐几乎陷入晕眩的休克状态∶「啊啊啊……啊啊啊……少堂……弟…… 啊啊……干死姐……姐了……啊嗯嗯……」
 
「嗯嗯……」少堂全身一松,「砰!」一声摆平在床上了∶「啊……姐……好 爽……嗯嗯嗯」少堂慢慢调整呼吸∶「姐,谢谢你!我好舒服、好爽,谢谢你!我 ……我爱你……」
 
彩华姐还依恋着穴里的鸡巴不舍得起身,慢慢的仰躺在少堂的身上∶「不!少 堂你不能爱我。」彩华姐解释着∶「就算你爱我也只能姐弟之爱,你要去爱别的女 人,你知道吗?」
 
「……」少堂似乎不能理解∶「可是,你愿意跟我「相干」……你如果不是爱 我,怎麽会跟我「相干」?」
 
「唉!」彩华姐轻轻摇头∶「女人也是会想要干啊!……跟你说这干嘛……」 彩华姐站起来,从穴里流出大量的液体,透明的液体夹杂着浓白的精液,沿着大腿 、小腿、脚踝濡泄了一大片床单。彩华姐轻轻的摇摇少堂∶「起来吧!先去洗个澡 ,我要换床单。」
 
*********************************** 
「小华!你姐姐怎麽会跟你哥哥「相干」呢?」我跟小华坐在楼顶的天台上进 行「心得讨论」。
 
「我也不知道!」小华摇摇头∶「我只知道大姐跟哥哥很谈得来,你知道的! 我爸妈好像也不大疼哥哥……爸妈最疼二姐了……爸妈说二姐最乖了……功课又好 ……又不会到处乱跑……又……又……」
 
小华在吐苦水我没注意听,心里只想着彩华姐的雪白的丰乳、茂密的黑森林┅ ┅「啪!」小华伸手敲我的脑袋,让我回神∶「喂!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啊!你在想 甚麽?」
 
「喔!好痛,打头会变笨的,知不知道!」我抚着头,心存报复的说∶「我在 想……彩华姐有大奶奶、还有黑森林……嘻……你!没!有!……嘻」一溜烟我落 跑了!
 
小华站起来指着我大声喊着∶「林!铭!隆!你给我记住!……」
 
[ 本帖最后由 szy123 于  编辑 ]
附件
【我的忏悔录】.rar(51.39 KB)
 , 下载次数: 9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欧阳修 金币 +5谢谢你的大作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9-11-22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