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武侠情色  »  帝摧花1-3
帝摧花1-3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亚洲天堂av在线 av视频 国产av不卡高清无码 免费观看成人电影]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帝摧花



金鸾大殿上,传出了阵阵欢乐的呻吟和荡语。

杨广正搂着一个妃子在造爱,他那结实的身体,压着那妃子,在不断地抽动着。

他张口去咬着那妃子的乳头,双手重重捏着住那妃子肥白幼嫩的屁股。
大殿上,除了他们二人之外,所有的人也都回避了,剩下一摊衣服在堆一旁。
杨广生性就是如此,要他一时冲动起来,想起了造爱,需耍立刻解决那胸中的欲火的话,那麽,他就立刻摒退左右,就地和那些妃子造爱起来,这事不论是在白天,还是在夜里,他都是一样。

杨广天生异秉,每一个和他造爱的妃子也无不获得满足。

他那起劲的,充实了力量的猛烈的冲剌,使那个被压在下面的妃子,如疯如狂地呻吟着,扭动着。

杨广当时所搂着的,原来是萧妃,他双手按着萧妃那雪白高挺的双峰在抚弄不止,嘴巴却从那深深的乳沟开始,继续向下吻去。

他吻到她的小腹,吻到她的丛林。

萧妃已经受不起杨广的狂吻,「呵呵」地逐渐呻吟起来了。

这时,杨广的手已经不再玩弄那雪白的双峰了,而是在丛林中活动着,他的指头像一条灵蛇一样,在丛林中挖来挖去,那丛林也已经是湿沾沾的。

萧妃在不停地扭动着小腹,而且呻吟得越来越厉害,又剌激又痒的感受!使萧妃不断地叫着:「殿下,别这样,我痒死了……嘻嘻……我受不了」

萧妃的呻吟叫喊声,更剌激起了杨广的欲火,他也玩得差不多了,他像一头猛虎一样,扑了上去,挥军直闯。

萧妃的反应也是多麽的强烈,她在杨广的抽送中,一边呻吟着,一边叫着:「雪,呵呵,抽死我了。」

突然,杨广改变方式,来一个「坐莲」。

萧妃对于性欲,没有杨广那麽的厉害,杨广之所以愿意娶那又老又丑的萧妃,就因为看中了萧妃那性冷感的性格。

一个月里要和她作乐两三次的话,萧妃已经觉得十分满足的了。

不过,萧妃的物质享受欲可十分厉害,杨广身为二太子,那大隋有的是金银朱宝,萧妃要多少,他也可以照供应。

因此,他们夫妻之间,各有所好,才不会像大太子杨勇那样弄出不愉快的事,给文帝和皇后留下一个恶劣的印像。

如今,杨广抱着萧妃来造爱这种「坐莲」式的造爱,使萧妃在快感中减去了被压的难受,她目己双手撑着杨广的大腿,在不断地,疯狂地上落着。

杨广本来就是天生的奇男,加上了他对性欲方面有所研究,当然是能够弄得萧妃欲死欲仙了。

萧妃在一阵阵的热流冲击中获得了很大的清足。

她已经十分疲倦了,但是,杨广却并没有获得真正的解决。

他心里的欲火仍然在冒升着,他那话儿仍是昂头高举。

他实在受不了欲火煎熬着,杨广立刻命人将四个大冰盘搬来。

那冰盘上的冰,积堆得高高的,好像一座小山一样,杨广让那叫个冰盘从前后左有包围住自己,让自己吸收那玄冰的寒气,将体内的欲火消减着。

但是,那些赤裸裸的歌姬们,却仍然绕看被冰盘包围注的杨广,在跳着充满了挑逗性这艳舞。

这样,杨广心胸间的欲火,在寒气的交迫下,果然消减了

不过他那「欲」的信念,却仍然是十分的坚定不减。

他透过了那小山一般的玄冰望遏去,那些赤裸裸的歌姬们,变得更为诱人。
她们的豪乳,在玄冰的折影底下!千奇百怪的,十分好看。

不过,这是一种眼睛上的享受罢了杨广的欲火完全消失了,他闪始感觉到一阵阵的寒气迫过来,这时候,他立刻按着术士所传授的心法炼功打坐。

丹田上的一股真气在体内游走着,游走了两周之后,杨广便觉得混身暖洋洋的。

他突然将真气纳回丹田,那话儿弹了起来,又变成了坚挺挺的。

他伸手拿了一块冰,放在那话儿上,「滋」的一声那冰块便溶解了……
杨广特别工于心计,他不但在造爱方面很有脑筋,两且他在政治方面,也常常去动脑筋,他自己知道如果不将杨勇击败的话,那麽,将来文帝驾崩以后,隋朝的皇位,就不会落在自己的手里,为了这个原因,他经常到皇宫里去拜见文帝和皇后。

杨广十分能够讨皇后的欢心,他知道皇后曾因为杨勇不喜欢元妃,而弄至与文帝与皇后对他十分不满,所以杨广每一次进宫,也是带看那又老又丑的萧妃同行,表示他对这头由皇后主持的婚事,十分满意的样子。

这天,杨广又携同萧妃,带了一些好的果子,进宫里去拜见皇后和文帝。
皇后和文帝,见杨广如此贤孝,当然十分欢喜。

文帝在后宫里接见了杨广和萧妃,文帝本身也是一个风流种子,他拥有的妃嫔,也是相当多,而且相当漂亮。

这天,除了皇后外,其他的妃嫔,也和文帝一起接见杨广夫妇。

其中一个妃嫔名叫汉妃的是南方的小国进贡来。

汉妃的双眉是粗粗的,那眉心处,也长有一撮黑黑的连眉毛,样子另有一番风韵。

这个南方的女子比一般北方的女子生长得丰满。

汉妃那迷人的胴体,引起了杨广的垂涎和冲动,他心中恨不得文帝将这个南蛮女子赐给自己,让自己好好地享受一下南方美女的豪乳及黑森林。

文帝因为有事离去了,而萧妃又陪着文帝的妃嫔在谈天,杨广便乘机会独自去后宫到处逛逛。

那后宫的景色颇为不俗,杨广一边观看着,一边却在心里想着:如果自己将来成为了一国之君的话,那麽,这后宫里一定比现在的还耍出色。

突然,身旁传来了一阵香气,杨广回头一看,原来是汉妃,她正要匆匆掠身而过。

当时杨广看到四周无人,便连忙伸手去将她拉扯。

汉妃被他突然一拉,重心骤失,竟然整个人倒在杨广的怀里。

杨广亦乘机搂住了汉妃,并在她的脸上吻了一下。

汉妃对杨广这个人,虽然还没有多少的认识,但是她对杨广那英俊的外表,亦十分心动。

当杨广吻在她的脸上的时候,她却一点反抗也没有。

在他们的拥抱中,远远的角落专,杨勇却在观看着。

杨勇对于杨广,并没有什麽特别注意,不过他刚要进后宫去找文帝,经过花园时,看了这种情形,便驻足看看。

汉妃总算是文帝的妃子,杨勇当然不值杨广所为,他看着他们拥吻了一会后,仍然没有分开的意思,便重重的咳了一声,然后走过去。

杨广虽然欲火如焚,但在文帝的后宫里,也不敢放肆,他听到了咳声后,立刻把汉妃推开,假作完全没有甚麽一同事似的,汉妃也匆勿的离去。

这时侯,杨勇已经来到杨广身旁。

杨广看见来人是杨勇,心里才没有这麽紧张。

他以为大哥杨勇最多给他一顿臭骂,狠狠的教训他一番。

可是,出乎杨广意料之外,杨勇并没有斥责他。

「二弟,你也进宫来?」杨勇十分平淡地说。

「是的。」杨广不知所措地说。

「甚麽时侯于们兄弟俩人饮上一杯!我们好久没在一起喝酒了。」杨勇说。
「是的,是的,随便哥哥什麽时侯有兴趣,我一定奉陪的。」杨广也这样回答。

杨勇说过了这些无聊的话后,便又匆匆离去。

杨勇完全不提刚才的事,这更使杨广心里不知如何是好。

杨广自己工于心计,他以为扬勇也工于心计,他考虑到如果畅勇这件事告诉了文帝和皇后的话,那麽,这对自己登上大宝的事,就有很大的阻力。

如今,非先下手为强不可了。

杨广目送杨勇走远了,他体内的欲火仍然末完全平复下来,他便想回到晋王府去随便捉个女人发泄一番,说甚麽他也不想再在这里太放恣了。

他经过花丛时,突然有人在他的背后拍了一下,杨广吓了一跳。

他回头一看,原来竟是汉妃,汉妃对他招一招手,杨广想了一想,便跟着汉妃一同走了进花丛。

隋宫园林花丛中百花齐放,汉妃向前走去,走到了深处,杨广有如置身在花朵海洋中一样。

汉妃现露出混身荡欲的样子,躺在花丛中,杨广的欲火捺不住了,他就扑了过去,吻着汉妃的朱唇。

他们吻了一会后,杨广却说道:「汉妃,你不怕圣上看见吗?」

汉妃摇了摇头。

「父王那里去了?」杨广问道。

「圣上和大臣们商量国家大事,恐怕非三四个时辰也不能结束。」汉妃说。
汉妃的话!使杨广的胆子大了起来,刚才的情景,又涌上了心头。

刚才,他和汉妃正在兴头上,知给杨勇撞破了好事,心中的欲火,仍未全熄。
如今,机曾来矣,他又怎能放过呢?

汉妃躺在于软柔柔的草地上,向着杨广抛媚眼。

在呼吸中,汉妃那高挺的乳房,在不断地起伏着,这情形,已经足可使杨广为之血脉亢贲。

他扑了下去,在汉妃的混身上下抚摸着,吻着,汉妃也在快感中呻吟着。
杨广的欲火冒升特别快,不一会儿,两人的身旁,已经堆起了一堆衣服,杨广和汉妃赤裸裸的在花丛中吻着,抚爱着。

杨广天生异赋,加上了他平日对造爱这回事,十分的有兴趣和有研究,所以那话儿也和其他普通的人有所不同。

汉妃看了又喜又爱,那话儿足有八九寸长,庞然大物,拿文帝的和他比起来,真有小巫见大巫之感。

汉妃使劲地抚弄着彪形大物,杨广越来越舆奋。

汉妃的抚爱功夫十分精绝,杨广索性闭上了眼睛,在享受看那快感的爱妩。
突然,杨广觉得那话儿好像被汉妃咬了一口似的,他连忙睁眼一看,果然见汉妃咬住了那彪形大物。

汉妃轻轻地咬件了那话儿,舌头在不断地舐揩着。

看她的情形,好象是要将那活儿咬断似的。

杨广看见她这种情形,便十分紧张地说道:「你小心点,别咬伤它。」
汉妃不言不语,是对杨广笑了一笑,点了点头。

汉妃在那话儿上从顶到根地不断舐着……

全舐过了一遍后,使杨广感觉到无此的兴奋。

杨广那话儿,竟然跳动起来,这当然是杨广在汉妃的面前故弄玄虚。

汉妃自从入宫以来,从未见过这样的厉害的东西,如今,当然是疯狂地抚弄着。

汉妃十分兴奋地握住了杨广那话儿,她渴求着那话儿能给他带来快感和安慰。文帝因为忙于国事,而且那妃嫔亦多,当然对汉妃会冷落了一些。

所以当汉妃碰上了杨广后,她那种饥渴,获得了很大的满足。

她疯狂地扭动着,她好像要从杨广的身上,获得那所有的损失似的。

青草地践压坏了一大片,汉妃仍然未能满足。

杨广的技能已达到控制自如的境地,他自己在快感中,觉得到汉妃的高潮已是第二次出现,他便更加倍为之卖力。

杨广觉得光是采用这种古老的姿势,不够味道,他便站了起来,让汉妃环抱着自己的颈子,自己的手捧住了她那肥白的屁股,在推送着。

新的姿势使汉妃获得新的快感,她自己完全任由杨广摆布,在杨广的快速推送中获得快感。

话分两头,萧妃一直在陪皇后谈天,文帝去商讨国事去了,而杨广已不能跑到甚麽地方去,她们婆媳二人也谈累了。

皇后嚷看要休息,萧妃当然是耍离去。

她心里暗骂,杨广这家伙不知死到那里去了,

萧妃百无聊赖,便好在花园里到处乱逛。

花园里尽是奇花异草,杨广虽然也已经收集了不少的奇花异草,但是,他却不敢公开地种植在晋王府的花园里,是用盘栽养着,放在那秘密的温室里。
萧妃逛着逛着,经过花圃时,隐约约的听到了在花圃里传出了阵阵的浪语和快感的呻吟声。

她心中揣测,到底是谁人竟敢如此大胆的,竟敢光天化日之下在花圃里宣淫。
于是,她便蹑手蹑足地走进去偷看。

萧妃一看之下,可看呆了,原来是杨广和汉妃在造爱。

如果是在晋王府里,萧妃是会当作没有看见的样子退了出去。

可是,如今却是在皇宫里,如果被人看见告诉了文帝或皇后,杨广会连性命也保不了。

自己变成了幂妇还不打繁,那荣华富贵!可就完了。

为了自己着想,萧妃使不能不喝道:「你们做的好事」

杨广和汉妃正在疯狂中,被萧妃一喝,吃了一惊。

杨广连忙放下了汉妃。

这时侯,萧妃却说道:「还不快穿回衣跟和我走,难道要等皇上夹捉奸吗?」
杨广平日深知萧妃的为人,他立刻就想到了甚麽的一同事,便匆匆地穿好了衣服,掉下汉妃不顾,和萧妃一起回晋王府了。

汉妃目送他们走远,仍赤身露体地呆立着。

萧妃牵着杨广,马不停蹄的走回了晋王府,他两人进了宫门后,直奔书房。
萧妃将书房门关上了,突然转身走向杨广,「拍,拍」的左右开弓,在杨广的脸上打了两个耳光,打得杨广满天星斗。

萧妃十分愤怒地说:「你这淫贼,这回如果不是被老娘撞见,我们的心血就给你破坏了。」

杨广被打后,一点也不动气,反而说:「皇上知道了吗?」

「知道与否,我倒不能肯定,但大太子来到宫里,他对皇后说在花园里见过你!显然你的淫事,大太子也知道你想想,他难道不会去告诉皇上吗?」

杨广想:如今唯有俟机向大太子下手,使皇上不信任他。

果然,在半年后,大太子杨勇被贬为庶民,而皇后亦死了。

但皇后死了后,文帝闷闷不乐,本来他的病并未痊愈,这同因为皇后的去世,使他又再度病了起来。

杨广知道了文帝这一回,可真的是寿命不长的了,便暗中和杨素商量大计。
他写了一封信给杨素:研究文帝驾崩后的事。

杨素回了一封信给他!说是如果文帝驾崩后,便将权力集中起来,将其弟弟的权力也要削去。

可是,阴羞阳错,杨素的回信,即落在文帝的手里。

文帝看了,当然十分不高兴自己还未驾崩,杨广便就商量起这样的事来,这形同咀咒自己早死并无两样。

但是,又帝虽然对杨广这件事不满意,但是对杨广却是十分信任,国中事体,不论大小,仍然交给杨广处理。

有一天,杨广处理完奏章后,顺路去探文帝的病。

文帝躺在床上,看见杨广那种假仁假义的样子,果然被他迷惑住了,他们父子两人谈了一会事后,杨广便回晋王府。

但杨广在经过文帝的妃子宣华夫人的住处时,从窗口处,看见宣华夫人正在更衣。

宣华夫人是陈后主的妹子,被掳为妃,而她的样子倒也不错。

杨广在窗外看见宣华夫人在更衣,那迷人的胴体,看得他欲火冒升。

杨广对于这个宣华夫人,早就已经有了染指之心,如今文帝病重,他认为是机会,更是欲火如焚,便不顾一切地撞门进去。

宣华夫人正脱得赤条条的在更衣,她听到有人拉门进来的声音,顿时大吃一惊。

「谁人这麽大胆?」宣华夫人喝道。

杨广并没有回答,他跑到宣华夫人面前,不由分说的就搂着宣华夫人。
宣华夫人想不到来人就是杨广,心里大惊。

这时侯,杨广已经如疯如狂的搂着宣华夫人,狂吻看她那赤露出来的豪乳。
「别这样:太子,别这样。」宣华夫人在拚命地挣扎。

可是,杨广却并没有理会宣华夫人的反抗和挣扎,他的欲火已经冒升到顶点,那话儿己经坚挺着。

他腾出了一只手来,撩起了锦袍,将那话儿掏了出来,要往宣华夫人的森林地带发动进攻。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宣华夫人突然用力一握杨广的下阴。

杨广被宣华夫人这狠命一握,不能不松了手,而直华夫人亦利用这个机会,从杨广的身旁跑了出去。

她衣衫不整,露出了半个乳房,一口气跑到文帝那里去。

这时侯,文帝正卧在床上休息着,他看见宣华夫人面色惊惶,衣衫不整地露出了乳房地走进来,便连忙问道:「美人,甚麽事,发生了甚麽事?」

宣华夫人一头倒在文帝的怀里,一边哭着,一边叫着:「我不愿做人了,我不愿做人了。」

文帝被她哭得神不守舍,便连忙安慰她道:「别哭,别哭,到底发生了甚历事?你告诉孤王,我为你做主。」

可是!宣华夫人仍然是哭看,她有如梨花带雨,好不凄凉。

文帝见她如此,倒也不知所措,他好让宣华夫人哭了一会,然后对她说道:「美人,你哭有什麽用,到底发生了什麽事!详详细细的告诉孤王,万事有我做主。」

这时侯,宣华夫人才哭哭啼啼的说:「太子,太子他……」

「太子他怎样?」文帝问道。

「太子他好生无礼。」宣华夫人哭得更加厉害的说。

「到底怎样无礼?」文帝大吃一惊问道。

宣华夫人便哭哭啼啼的将刚才杨广如何非礼自己的事,详详细细的告诉了文帝。

文帝听了气得半晌说不出话来。

他想不到自已以为是贤孝的儿子,知会做出这样的事来,他颤抖抖的说道:「好,好,我给你做主,宰了这个人面兽心的畜生。」

杨广被宣华夫人用力握了一记下阴,痛得他差点晕了过去。

他虽然想拦栏宣华夫人,但是却无能为力。

好一会,那痛楚才渐渐的消失。

他知道这一回可闯祸了,宣华夫人是文帝的心爱妃嫔,自已对她如此无礼,她一定会跑去告诉文帝的,如此一来,文帝一定会对自己生气,说不定还会惹来杀身之祸。

杨广连忙出宫,飞骑奔回晋王府。

萧妃见他气急败坏的回来,知道又是惹祸了。

她便问道:「发生了甚历事,这样的慌张。」

杨广如实以对,萧妃听了大为生气,她指着杨广骂道:「你真没用,连这一点的忍耐力也没有,大事可被破坏尽了」

正在这时,一名太监走了进来。

杨广随着小太监进宫中去,当然知道是为了甚麽的一回事。

他心里一点也不敢托辞,临行之时,吩附萧妃立刻派人进去告诉张衡,叫他将毒药带进宫去和自己相会。

杨广自己也知道,这一次文帝一定对自己不肯摆休的,与其等死,这样做倒不是先下手为强。

杨广一路上盘算看,如何对付文帝,而路上却故意走得慢慢地的,好让张衡能够赶在自己的前面。

遥遥的已经看见皇宫的檐角了,杨广心忐忑不安,他不知道张衡能否赶在自己的前面,在宫门等候自己。

突然,身后传来了一阵匆促的蹄声。

杨广同头一看,见原来是张衡来,心里为之放下了一块大石。

张衡风尘扑扑,他在杨广的身旁,将马勒住,迅速翻身下马,他走到杨广的面前跪下行礼,然后掏了一包东西出来,交给了杨广,低声地说道:「太子,东西带来了,毒性很烈,沾唇印毙,太子自己小心。」

「我晓得了。」杨广将这己毒药纳在怀里,张衡也就连忙上马离去杨广进了皇宫,走奔入文帝处。

文帝一看见杨广进来,立刻喝道:「好大胆逆子,一竟敢如此对宣华夫人无礼。」

杨广看见周围仍有不少太监在旁服侍文帝,知道不容易下手,便跪在地上,说道:

「孩儿知罪,不过孩儿确有难言之隐,望父王摒退左右,待孩儿好将实情相告。」文帝不虞有诈,便即照他所说去做。

杨广看见各人退下去后,便走到文帝的身边,说道:「父王,是那宣华夫人引诱孩儿,并不是孩儿非礼她。」

「胡说」文帝十分愤怒地说。

这时侯,杨广以经暗暗的掏了那包出来,他走近文帝,看见文帝正在大口喘着气,便突然发难,一只手又住了文帝的咽喉,男一只手将早已撕开了一个角的毒药包,住文帝的嘴里一送。

文帝正在病中,突然给杨广叉住了咽喉,颇感呼吸困难,他张开了嘴巴却叫不出声来,而且感觉有些粉末倾在嘴里,他便意识地用舌头舐那些粉末,想试试是甚历东西。

可是,一舐之下:顿觉天旋地转,眼前一黑,便中毒身亡了。

杨广有看文帝双眼圆瞪,说不出话来,脸上的颜色开始转黑,他知道文帝己经中毒了,但是杨广还恐怕文帝还没有死,更将那包毒药,全部倾倒进文帝的口腔里,而且顺手倒了一杯开水进去他的口里,让水将毒药冲进文帝的肚子里去。
过了片刻,文帝已经冰凉了,手也变黑了。杨广才吐了一口气,他将文帝的那张被拉了上来,盖住了文帝,然后故作十分伤心的样子,大声地叫看:「父皇,父皇。」

在宫门外的太监们,听到杨广在里面的叫声,知道一定是有变故发生了,于是便立刻走了进来。

他们一入宫门,便见杨广脆在床前,作出十分伤心的样子,在痛哭着,用不着说,一定是文帝驾崩了。

文帝驾崩的消息传出后,满朝文武也为之惊惶,特别是宣华夫人,更显得忐忑不安的焦急的样子。

杨广,在张衡的协助下,以太子的身份登基,登基的那一天,杨广好不威风,他称自已为炀帝。

杨广接受了满朝文武的三呼祝贺后,立刻着太监将一个盒子送给宣华夫人。
这个时候,宣华夫人正在后宫里惊惶不安,她不知道杨广将会如何的对付她。
所以,当她看见小太监捧着那个金盒子来时,还以为杨广要将她赐死。
宣华夫人十分慌地将那个金盒子打开,一看之下,却呆住了。

原来这个金盒子中放着的不是毒药也不是剪刀!而是一个同心结。

这意思很明显杨广要封地为妃嫔。

宣华夫人心里十分的不愿意,但是,在杨广的淫威底下,一个女子又能反抗些什麽呢?

宣华夫人在众宫娥的祝贺声中,好将这便同心结扣在衣服上,表示接受了杨广的封赐,成了杨广的泄欲工具。

杨广下朝后立刻赶到宣华夫人那边去,宣华夫人连忙相迎。

杨广一见面就笑哈哈将宣华夫人一把抱住,先在她的粉脸上吻了一下,然后笑道:

「美人,你现在不又是回到我的怀抱里吗。」

宣华夫人羞涩地低下了头,她心里满不是味儿。

杨广立刻喝退了左右与宫娥,就在宣华夫人的房子里,不理会仍是光天白日,便动手去除宣华夫人的衣服。

宣华夫人一点也没有挣扎,表现得十分驯服。

宣华夫人完全消失了反抗的力量以前,还可以藉有文帝作后盾,杨广对自己总不会太过硬来。

可是,如今文帝已经驾崩了,大隋已经是杨广做皇帝了,除非是拚了一死来反抗,不然的话,便好乖乖的依从他了。

炀帝“杨广〔抱住宣华夫人,他从内心里发出了胜利的,得意的微笑,他在宣华夫人的脸上吻了一下,然后又说道:「美人,孤王比先王还要厉害,以前你还末有领教过孤王的功夫。如今,你可以试试了,如果我不能使你满意的话就不算是一代奇人了。」

说着,便立刻替宣华夫人脱衣。

宣华夫人心里百感交杂,但是她却完全不敢反抗,是任广替自己脱衣。
宣华夫人的肌肤雪白,特别是那丰满的双峰,更是动人,炀帝对她早已经有寝寐之求的了,如今既然羊儿到口,当然是尽量的玩弄和要乐一番。

炀帝替宣华夫人脱得一丝不挂,而自己也是赤条条的搂住了宣华夫人。
他那经过了训练的舌头,在宣华夫人浑身上下轻舐看,他的每一舐动的动作,也给宣华夫人带来了一种痕痕痒痒的快感。

特别是当炀帝舐到了那红红的乳头时,宣华夫人已经完全侵淫在快感中,刚才的那种害怕,羞涩的心情,已经完全被快感代替了。

那舌头,好像一根充满了热力的蛇儿一样,舐得那乳头在不断地在发硬。
宣华夫人开始闭上眼睛,发出快感的呻吟了。

炀帝起劲地舐着宣华夫人的乳头,但他的手却并不闲着。

他的左手在那深深的乳沟上来口地摩擦看,有时侯,突然按住了那豪乳,用力的揉了两下,而右手却又在那森林地带不断地摸索着。

那只手,好像是一个织梳似的,要将芳草编织成一张席一样,轻巧地将芳草弄来弄去,直弄到宣华夫人死活不得。

那森林之洞,在炀帝的挑逗下,竟然主动的打开了洞口来,而且像是清溪流水一样湿沾沾的。

炀帝的右手变了一条泥鳅,那零巧的泥鳅窜进了森林之洞!在洞里到处乱闯,到处乱撞。

这真使宣华夫人兴奋得乐不可支,她不断地发出那迷人的呻吟声,和不断地扭动着她的小腹和屁股。

炀帝好像有心显示自己在那方面的超人功架似的,他又将右手退回出来,而挥动着那有整尺长的,红红的,熟辣辣的火棒,在森林之洞口来回摩擦着,他并不急于要立刻探进洞里去。

这样的挑逗,使宣华夫人感觉到无限的快活,也感觉到森林之洞边沿,像被枝火棒在滚熨得十分的舒展和兴奋

她突然伸手去握住了那火棒,要往那饥渴地方塞去,但是炀帝却好像有心耍戏弄她一样,是让那火棒插进了一半,却又迅速地拨回出来。

宣华夫人刚刚感觉到一阵热辣辣的快感,她止想让炀帝紧紧的抱着,以便和他快活地造爱,但这火棒却突然八退了出去,这可使使她恨得银牙咬碎。

「皇上,我……我要……。」宣华夫人说。

「你真的要了吗?你不逃避我了吗?」炀帝说道。

「要,要,给我,给我。」宣华夫人气咻咻地说。

炀帝也十分的兴奋,他也不想再磨下去了,于是他便立刻挥动大军,那尺来长的火棒,狠狠地,深深地插了进去森林之洞里。

森林之洞顿时塞得满满的,而且更是热烘烘的。

宣华大人万分兴奋地搂住了炀帝,就是这样的搂住不动,她便已经万分的快活了。

但是,炀帝知不会这样静止着的,他猛烈地,飞快地抽动起来了,那火棒每一次的抽动,热力也都增加了一分,这真可使宣华夫人欲死欲仙了。

宣华夫人那丛林之洞,好像一座冰洞突然间遇到了烈火的进攻一样,冰块开始溶化了,那冰火变成了暖洋洋的水流,在奔流,在倾泻着。

那淫水的湿润,使炀帝的欲火更为高涨,他疯狂地进攻着,宣华夫人感觉到快感在不断地冒升,她开始有些飘飘然,她已经有些快活得迷糊起来了。

「呵,呵」的快感呻吟,已经低沉下去了,变成了好像梦呓一样。渐渐的,她竟然快活得晕了过去。

炀帝十分得意地望看宣华夫人,他那火棒仍然是高挺着,并未衰退。

他敲了一下床边的金钟,一个宫娥走了进来。

「把她搬到后面,去找另外一个来。」炀帝说,

那宫娥听到炀帝的吩咐后,她便叫了另两个宫娥进来,合力将宣华夫人搬了出去。

(二)玩完一个再个两人竟人斗邪术

不一会,另一个名叫悦笑夫人的妃子,走了进来。

这个悦笑夫人,可真是一个天生尤物,光是那一对会讲话的眼睛和那高挺的胸脯,已经使炀帝看见了便欲火如焚了。

炀帝还来不及让悦笑夫人脱衣服,便将她紧紧的搂住,吻个不已。

悦笑夫人那丰满的,庞大的乳房,压得炀帝十分舒服。

而她那根小舌,更好像具有无比热力一样,将杨广已经是高涨的欲火,更挑逗到差点连整个人也爆炸了一样。

悦笑夫人主动的伸手去抚弄炀帝那火棒,杨广的火棒,虽然经过刚才和宣华夫人经过了一场苦战,但是,却仍然是这样的坚挺,如此的熟辣辣。

悦笑夫人握住了这火棒,好像耍将它揉让一样,用力地揉握看。

杨广被挑逗得欲火狂燃,他当然也不会让双手闲着,他十分熟炼地替悦笑夫人将衣服脱个精光。

悦笑夫人的胸脯没有了衣服的束缚,便一弹而出,那对肉峰,每一只都比一个娃娃头还要大,而那乳头好比红葡萄一般大小,鲜红欲滴,使人看了为之垂涎三尺。

他们相拥着躺在床上。

炀帝的头埋在那深深的乳沟中,双手紧紧的捏住了那两团软肉!然后将头颅左右地摇摆,那头颅的摇摆摩擦,使悦笑夫人产生了无比的快感。

而炀帝的双手更是抓住了那栗子般大的乳头在不断地揉弄看,在这双重的挑逗下,悦笑夫人完全被他所征服了,她欢乐地发出了呻吟。

于是炀帝不再用头颅在那深深的乳沟上摩擦了。

他突然坐在悦笑夫人的小腹上,让那火棒夹在那深深的乳沟之中,然后只手将那对豪乳往中间挤去。

那火棒的熟力烫得悦笑夫人十分的舒服,她紧紧地闭上了眼睛,紧紧地搂住了炀帝的屁股。

突然,炀帝轻轻地移动起来了,那火棒在深深的乳沟中轻轻的摩擦起来了,那种烫然的快感!使悦笑夫人进入了另外的一个仙境。

她兴奋得咬紧银牙,在拚命地呻吟。

炀帝一边让那火棒在悦笑夫人那深深的乳沟中摩擦着,一边却又将一只手屈身后去用力地在丛林上摩擦着。

悦笑夫人的性欲较斗力,比宣华夫人不知高出少倍。

虽然炀帝的冲剌是如此的猛烈,虽然炀帝那火棒,越来越热,烫得她热辣辣的,若死若仙。

可是,悦笑夫人却在猛烈的起伏中,不停地呻吟叫唤。

炀帝好像有有无穷无尽的精力似的,他在抽动主越来越有劲,而且他的嘴巴用力地咬下去,咬得悦笑夫人又痛又痒又高兴。

虽然,炀帝天赋异秉,可是他到底也是血肉之躯,刚才和宣华夫人已经战了这麽多的一段时间,如又遇着了性欲如此的旺盛的悦笑夫人,当然在那抽动的动作,就会渐渐的慢慢了下来。

悦笑夫人正在兴奋的高潮中,那里容得他慢下来,悦笑夫人突拈一个鲤鱼翻身,跨在上面,炀帝也乐得休息一下,他索性闭上了眼睛,双手是抓悦笑夫人的豪乳,在享受看这快活的游戏。

悦笑夫人一采取主动后,便立刻采取了攻势,她进攻得如疯如狂,那肥肥白白的屁股,举得半天高。

她一边猛烈地的起伏抽动,一边的疯狂叫嚷着。

炀帝像是被包围在海洋中一样,他感觉到,悦笑夫人潮水汩汩而出,变得那火棒的根儿也湿沾沾的十分的舒服。

那草林之洞,更好像一个吸水旋涡一样,竟发生一种吸力来,这吸力真吸得炀帝飘飘若仙,难以支持。

终于,一切的忍耐也崩溃了。

炀帝好似江河泛滥一样,那夺体而出的熟流,在猛烈地倾泻着,冲击着。
悦笑夫人己达到了高潮的顶点,她立刻紧紧的搂住了炀帝,去尽情地享受看那熟流的冲击。

杨广在那些熟流的倾泻中,突然运起了「龙吸水大法」来,他在造爱中,一方面是凭着药力的采补,而另一方面却又是运用这些从术士们学来的种种邪门大法,以求达到采补的目的。

但是,悦笑夫人竟也不是泛泛之辈,她发觉到杨广采用「龙吸水大法」来对付自己之时,便又立刻施展出「吸阳大法」来对抗。

两人紧紧地搂着,闭口运动。

在采补上来讲,「龙吸水大法」和「吸阳大法」也都是一种十分厉害的采补法子,杨广和悦笑夫人分别施用这种情形底下,双方面的争持,当然十分厉害。他们好像连体似的,互相紧紧的搂抱着。

他们互相吸吮着,一时之间,难以分开。

两人在施法的时侯,也都感觉无比的快感和兴奋,但却已都戚免到有点恐惧。
终于,他们两人各也讨不到好处,他们也各自知道如果这样的坚持下去的话,就算是累死了,也都不一能讨到好处的。

于是,他们也都先后的收起了那采补大法来,各人也都吐了一口气,十分疲倦地的躺着。

炀帝和悦笑夫人也都相对地笑了一笑,他们心里也都明白对方不是好惹的。
炀帝想不到悦笑夫人竟会弄些采补之术,心里不由得起了戒心,自己以后和她造爱时可得小心才是。

杨广打发了悦笑夫人后,他自己在书房里打坐起来,按着运用从术士们那里学来的辫法,修练着。

翌日,杨广上朝时,张衡对他说杨勇虽然眨为庶民,但是在外仍对杨广表示不满,而且大有叛变之意。

杨广听了,心中大为吃惊,他立刻派人前往杨勇的住处,夤夜将杨勇杀了,
并着令那凶手将杨勇的人头带同来,给杨广看个清楚。

杨广对那杨勇的人头,不禁哈哈六笑!十分得意。

杨广清除了心腹大患后,便也十分高兴,但是他是一个奢侈成性的人,当然不会安心现状。

他为了要使自己除了在京城内享画荣华富贵之外,并且希望能够有一地方作为新的行宫,可以让他随时随地的去耍乐,换换环境。

一天,散朝后,杨广特别叫了杨素到御书房里去,商量在附近兴建一座皇城。
杨素自替杨广谋得了帝位后,受到杨广的重用,国事不论太小,杨广都找他商量。

杨素也揣摩到杨广的心里,所以当杨广提出了建一座新城的时侯,他便立刻大表赞成。

杨广说是要将新城建得比目前的皇城远要豪华,杨素一诺应承,并且建议就在洛阳兴建一座新城,名曰「东都」。

洛阳果然是一个好地方,「东都」建在这辜,交通四通八达不用说,而且地方之富庶,也是全国闻名。

更重要的,远是洛阳的美女,也是多如天上之星!

杨素除了亲自督工之外,并且还亲自在那洛阳地方,挑选了上百的美女,以供杨广随时淫乐。

「东都」快要建成了。杨素在大功告成的前夕,亲自到洛阳城里去物色佳麓,希望能够找到一两个特别标致的女郎供应给杨广。

他微服而行,经过了一条名叫「枇杷巷」,这乃是烟花之地,但是杨素心里却有自己的打算,他认为百步之内,亦有芳草。

有时侯,在这烟花之地,也可找到一两个美女子的,在风尘女子中何尝没一些出污泥而不染的人。

在那「枇杷巷」,可真是十分的热闹,妓里的灯宠,大大的高高挂满了整条巷。虽然,枇杷之所以称为巷,是流传下来的称呼罢了,如果论街道之宽阔,简直可以六驹并驰。

杨素仰头望看那些写满了甚麽「怡红院」,「妃子苑」,「酉厢阁」的大灯笼,心里暗暗高兴,他不单可以自己可以快活一番,说不定找到一个上佳的美人,贡献给杨广,而获得了杨广的欢心的话,那麽,自己的官职,又可以高升一步了。
他慢慢地走着,一些鸨母看到杨素的服饰颇为豪华,便连忙拉拉扯扯的要拉杨素到里面去坐。

杨素看到一间名为「怡红院」的妓院,装饰不错,便走了进去。

这家怡红院,名曰怡红,当然不会清雅到甚麽地方去,更何况那是妓院之地,庸脂俗粉遍地,杨素心里是抱着千份之一的信心进去,希望能够找到一个佳丽,贡献给那个好色的杨广。

鸨母颇有姿色,姓年方四十,嘻皮笑脸的迎看杨素说:「官人,请里面坐。」
经过一个小花园,才到内厢前的屋檐下。

这挂满了灯笼,灯笼上写看「美红」,「小玉」,「珊瑚」,「云娘」等字样,这都是妓女之名。

这些十分庸裕的名字,一点也引不起杨素的兴趣。

但是,既然来了,但总要耍乐一番。

内厅布置得红红绿缘,里面已经有不少美女了。

姐儿们一看见杨素走进来,便一窝蜂似的涌上来,拉拉扯址的,这个一句「哥哥」那个一句「心肝」,说得十分甜密,使杨素有点飘飘然。

「官人,老身的女儿们,可不错吧」鸨母说!

「好!好,都好」杨素满怀高兴地说

酒宴摆出来了,杨素倚红偎翠,左手揽着小玉,右手拉住珊瑚,十分受用。
那珊瑚好像十分娇羞似的,靠在杨素的身上,当然是不会规榘的,他搂住珊瑚,按住那软绵绵的乳房,另一只手却按住小玉那热烘烘的小腹。

一个艺妓在唱着那糜糜的小调,听得杨素心簇摇动,那小玉比珊瑚更为放荡,她有意无的将小腹扭动了一下,自已的手按住了杨素的手,轻轻的将它向下移。
杨素也是一个好色之徒,他既然揩油,当然不会错遇这机会。

他的手虽然隔看罗衣,可是仍然十分起劲地抚揉着。

小玉好像是十分快感似的,轻轻地呻吟着,当然是多半做作的,但杨素知被这种呻吟声所迷惑住了,他兴奋得哈哈大笑包来。

正在这便时侯,鸨母走进来了,她对杨素说:「官人,老身的宝贝女儿回来了,你可喜欢她来陪陪你吗?」

「好的,好的,马上叫她进来。」杨素色迷迷地说。

鸨母退了出去。

不一会,便带了一个女子进来,这个女子可真是蔽月羞花,那柳腰,那酥胸,那媚眼,都是如此的迷人,使在场各人为之黯然失色。

鸨母叫着:「来,来!我的宝贝女儿,这位杨官人,可就是我们洛阳的巨富呢」

鸨母说着,便将那俏姐儿推到杨素的身旁,小玉和珊瑚十分识趣地连忙让开,让那俏姐儿坐在杨素的大腿上。

杨素在那吹弹得破的蛋脸上吻了一下,然后色迷迷的问道:「小姑娘,你是叫甚麽名字?」

「宝实。」宝宝回答得十分甜蜜地说。

「宝宝,好名字,你可真是个宝,不过不知道对我可肯献宝吗?」杨素说。
「杨官人说笑了,我们这漾的烟花女子!受杨宫人的错爱,可真是三生有幸」
宝宝这话可捧得杨素哈哈大笑起来。

「杨官人在洛阳可做的是甚麽生意?」宝宝问。

杨素已经想好了答案,他乾笑了几声,然后便说道:「我的生意不大,是搞点私盐吧」

当时来讲,做私盐生意,可是一种大生意,那私盐是由官家办的,再由官家批给民商,每年赚的又何止千万。

宝宝面对看这个财神爷,当然一点也不敢怠慢。

她给杨素斟清了一杯酒后,送到了杨素的面前,对杨素说道「杨官人,可肯赏脸喝了这一杯吗?」

杨素二话不讲,咕噜咕噜的一口气将这满满的一盏酒喝个精光。

杨素喝完了这盏酒后,揩了揩嘴,然后说道:「宝宝姑娘,你可又肯赏脸,喝了我这一杯?」

他说看便斟了一杯酒给宝宝。

宝宝亦是落落大方地将这一满杯酒一饮而尽。

她喝完之后,还对杨素说:「杨官人,失礼了」

这时侯,鸨母又从外面再回来!笑看脸对杨素说道:」杨官人,我这女儿可合你的心意吗?」

「好,好」杨素点着头说。

「这里太吵了,女儿,你陪杨官人到你房里去谈谈心吧」鸨母说。

这封杨素来讲,真是求之不得了。

由于宝宝对杨素也颇有点情意,于是,两人便去宝宝的香闺里。

实宝的香闺也布置得十分的清稚,和杨素自己的客厅的那种豪华的布置,真是有着天与地之别。

「草陋地方,杨官人可别见笑。」宝宝说道。

杨素虽然也不是什麽正人君子,但是他总是一个有教养的人,所以当他进了宝宝的房里后,并没育立刻好像一头色狼似的扑过去,他反而慢条斯理,坐在太师椅上,好像丈二金刚一样的。

宝宝虽然是一个凰尘女子!但是见识颇多,所以一眼就看出杨素是一个非凡人物,她盈盈而前,捧上了一杯香茗给杨素,然后说道:「杨官人!小女子看你并不似是一个普通的盐商吧。」

杨素并不正面回答,是「哈哈」的笑了几声。

「当然,以我这样的一个风尘女子,本来就没有资格去查问杨官人的身世,但是,小女子对于那些不讲实话的人,是不会待如知己,更不会和那欺诈奴家的伪君子共效于飞的。」宝宝继续说。

杨素听到宝宝如此说,心里觉得这个妓女,颇为出奇,自己觉得也没有甚麽遮瞒的必要于是便对宝宝说:「实不相瞒,我便是当今的丞相杨素。」

宝宝听了,心里不禁暗暗吃惊,她初时以为杨素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官员罢了,想不到竟然是堂堂一个丞相。

于是,她连忙脆在杨素的跟前,对杨素说:「小女子不知是杨大人,死罪死罪」

「起来起来,不知不罪。」杨素扶起了宝宝,并且顺手将她搂在怀里。
「杨大人,城外附近最近大兴土木,听说是当今皇上在这里建一东都,可就是大人监工的」宝宝问道。

杨素点了点头。

「杨人人,可以带我去看看吗?」宝宝说。

当然可以,而且如果你听我的话,我还可以保荐你给当今皇上,晋为贵妃,到那个时侯荣华富贵,便享之不尽了。」杨素说。

宝宝听了,心里更为欢喜,她搂住了杨素!在他的脸上轻轻的吻着。

杨素也不会放过机曾,他也热情万分的吻着宝宝的樱桃小嘴,宝宝的舌头伸进了杨素的嘴里撩拨看,撩逗得杨素浑身欲火如焚。」

杨素的手,渐渐地开始不守规则起夹了,它伸进了宝宝的衣裳内,触摸到了那高挺的、而又富有弹性的乳房,杨素如获至宝一样,握着不放。

他的手又好像按着琴键一样,有节奏地按看那富有弹性的乳房,宝宝给这一挑逗性的动作兴奋得呻吟起来。

杨素也是一个玩家,他在宝宝浑身上下吻遍了,直吻到宝宝发出了快感的呻吟,他才停了下来。

当然,宝宝也回敬他以吻,比杨素的吻还也厉害。

她吻上那个小袋子上面,那舌头轻轻地诋着小袋子,小袋子却好像是一个害羞的姑娘似的,在逐渐地畏缩着,不断地缩小,但上面的肉棒则不甘示若似的急剧壮大。

杨素被她舐得浑身毛孔也张开来,兴奋得不得了。

但是,宝宝却并不以此为止。她吻完了小袋子后,又去吻那昂头吐舌般的小杨素,小杨素红红的青筋毕露。那嘴巴儿半张。

宝宝那根丁香小舌!也就是在这半开的嘴已上吻着!舐着。

宝宝每一下舐动,也都使畅素的兴奋和冲动增加不少。

突然,宝宝将小杨素的头,吞进去又吐出来,吐了出来又吞进去,这样的来来回回的吞吐,真使杨素欲死欲仙。

杨素双腿挟着宝宝那光滑的背部,让她更贴着小杨素在不新在吞吐着。
忽然,杨素在兴奋的顶点享受中,宝宝却不再吻那小杨素了,她将杨素挟着她的双腿推开,她自己扑了上去,让那小杨素能够在丛林之洞里,获得快活的归宿。

宝宝是一个风尘女子,她从杨素那种紧张万分的情形看得出,如果再这一样的吞吐吐下去杨素可就支持不住了,到时候弄得自己一嘴一脸肮脏,可化不来呢。
宝宝让小杨素进入了丛林之洞后,便立刻疯狂的起伏抽动起来。

「别这样快,别这样快。」杨素在抽动的快感中,双手扒住了宝宝的乳房说道。

但是,宝宝并没有去理会场素的要求,她仍然是这样疯狂地起伏抽动着,而且更疯狂起来。

她一边套动,一边更疯狂地呻吟着,杨素要收敛自己那紧张的心情也收敛不来了。

他感觉到那夺体而出的熟流,快将如江河崩堤般泛滥了。

于是他也索性疯狂地抽勤起来。

他使出了一个「鲤鱼翻水」的招式,将宝宝压在下面,自己在猛烈的抽动了几下。

可是,就这麽的猛烈抽动了几下,杨素夺体而出的热流,却已经一泻而出了。
宝宝紧紧的搂住了杨素,大声地呻吟看,杨素却已经觉得有气无力似的,躺在床上不动了

杨素在宝宝身上,享受着无比的快感和满足。

虽然,烟花之女,对于性欲之事,已经完全提不起兴趣,但是,宝卖对杨素却已经动了真情。

他们在两人也获得了满足之后,便相相拥抱而睡。

翌日,直到红日高挂,他们才相继醒了。

杨素看着身旁的宝宝,仍然是赤条条的一丝不挂,她那双豪乳,紧紧的贴在自己身上,他便不由得再度引起了欲火来,杨素伸手去轻抚着宝宝的乳房,仍末醒来的宝宝,「唔」的一声,轻轻灼抽了一下身体。

杨素被宝宝这一动之后的海棠春睡的样子迷住了,他不由得轻轻的吻起了这对雪白的乳房来。

宝宝被他的吻弄醒了,她微睁看眼睛对杨素笑了笑说:「杨大人,你早。」
「不早了,已经是日上三竿了。」杨素又吻了宝宝的乳房说道。

「唔,我还很疲倦呢。」宝宝说。

可是:杨素却不理会宝宝,而仍然不新地吻看宝宝的乳房,而且一直吻下去。
杨素沿着那深深的乳沟向下吻,吻在那像羊脂般润滑的小腹上,吻在那芳草凄凄的丛林上舐着。

宝宝轻轻的推起了场素的头说道:「别这样:大白天的干这样的事,不怕被人笑你白昼宣淫吗?」

「怕甚麽?」杨素说。

「不,杨大人,今天你没有事办吗?你不是说带我去新都看看的吗?」宝宝说。

「唔,别这样。」宝宝扭动了一下屁股说。

可是,杨素的舌头已经伸了出来,它开始在杨素听宝宝这样说,醒起了一件事来,那就是新都里的皇宫内,供炀帝行淫用的寝室还未布置好,何不就带宝宝去看看,也许这位床上良伴会提出一些好意见来的。

于是,他们便更衣而起。杨素召了鸨母进来,说是要买下宝宝,问鸨母要多少钱?

那鸨母是势利之人,看见杨素来头颇大,于是便开大价的竖超了五个指头。
「多少?五千两银子。」杨素说。

「不,五千两黄金。」鸨母道。

五干两在杨素眼内当然是算不了甚麽的一回事,但是他却不值鸨母所为,于是就还价一千两。

初时,这鸨母不肯,但杨素说是不肯就拉倒时,那鸨母便一口应诺。

鸨母收了炀素的一千两金子,当然十分欢喜,她对宝宝份外的关心,她亲自替宝宝收拾一些细软,好让她跟杨素从良。

杨素带了宝宝到新都去,那里已经接近完成阶段,从城墙以至一树一木,也都是新的,那些木料还放着木香。

宝宝虽然生长在姻花之地,见过了不少贵子王孙,但是对于这样豪华的建筑,也还是第一次见到。

她不由得「啧啧」称奇。

炀帝带她去叁观炀帝的寝室,那里四壁地板和天花板,也都是镜子,当时的镜子是铜镜,不单可以照人,而且还可以防近臣的偷袭。

宝宝走进了这室里,前后左右上下,也都反映出自己和杨素的影子来,她十分好奇地问杨素这有甚麽好处。

杨素笑了笑,然后说:「宝宝,皇上对性爱方面有特殊舆趣,如果他在这室里拥抱着一个妃子的话,从镜子里可反映出很多妃子来,皇上便有如置身于众香国里一样,这样对皇上来讲,增加不少兴趣呢。」

宝宝环目四看,觉得在这镜室中,仍然是光秃秃的,她好奇地问这:

「杨大人,为甚麽镜室里没有床的。」

「是的,就因为缺少了一张床,这张床子我倒想请教一下你的想法,应该放在甚麽地方才好看。」杨素问。

宝宝看了看,想了一会,然后指指那左边的角落说道:「放在这里可以看到了十分之九的倒影,而且可以控制住进出的门,杨大人以为如何。」

杨素也觉得宝宝所提议的位置十分好!他于是便吩咐工人按照宝宝所讲的位置将床放好了。

宝宝跟杨素到了新都后,杨素因为有意将她献给炀帝,于是便将她安排在后苑中,和自己的住处隔得远远。

当然,他们不会不来往,不会不一起耍乐,但是,却不似以前那样的公然表现得如此亲密。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新都已经建成了。

(三)新都镜房造爱要用冰块调温

炀帝接到了杨素的消息,知这新都建成,便前往新都观看一下,看看杨素办的事,可否合自己的心意。

这一天,正是炀帝前来新都的日子,宝宝刻意打扮了一番后,便和杨素一起,到新都外五里地方迎接炀帝。

炀帝对于新都,抱有很大的希望,所以这次驾幸新都,场面十分隆重。
他除了带上心爱的宣华夫人一齐去外,并且带上了几十个妃子。

对炀帝讲,他是不能够没有女性相陪的,如果一天没有阴气调和的话,他便会被那旺盛的阳气煎熬得痛苦到不得了。

炀帝看见杨素带了宝宝一向来迎接自己,他便目不转眼地盯住了宝宝。
宝宝因为是第一次看见炀帝,当然不敢抬起头来,但炀帝却毫不客气地伸手去托起宝宝的粉睑,凝望了一会,在她的脸上吻了一下,说道:「果然不错,不愧为国色天香的人。」

「谢皇上。」宝宝说。

「杨卿家,你倒有眼眼光,这样的美貌女子,朕还是第一次看到。」

炀帝满心欢喜地对杨素说道。

杨素接了炀帝后,便立刻迎着他直入新都,炀帝对于新都的建筑,都十分满意,他为了奖罚分明,便立刻赏了杨素十斗明珠。

这十斗明珠,在杨素看来,当然是算不得甚麽的一回事,但是,既然是皇上赐的,总得要谢恩一番。

这一夜,杨素特别为炀帝安排了一个宴会,让宝宝陪着炀帝在尽情地欢乐。炀帝左拥宝宝,右抱宣华夫人!好不欢畅。

宣华夫人和宝宝,都各有干秋,杨广高兴得不得了。

宴罢,杨广恃别为宝宝安排了在镜室内相会,他虽然对宣华夫人万分欣爱,但是,宝宝是新货,他总不能够不先尝一尝甜头的。

宣华夫人对杨广是摄于他的淫威才会屈服地恃候他。

杨广虽然喝过了大量的酒,但是他摄生有道,所以毫无醉意,他不单没有醉意,而且在酒精的剌激下,欲火很快地就炽烧起来。

在那镜室里,杨素早就替杨广准备好多大块冰,这冰块放在镜室里的每一个角落,使境室里的温度,大大的下降了。

宝宝进到了镜室后,自己便脱得赤条条的躺在床上,由于床内的气温十分低,使得宝宝有些寒意。

但是,当杨广走进了镜室后,他体内发出来的元阳之气,便将那些寒气躯走,使宝宝并不觉得怎样的冷。

杨广乃是天生异人,他挺着那话儿,就像小孩手臂,也大为吃惊。

不过,宝宝乃是烟花女子,有甚麽事情没见过?她对杨广表示出十分欢迎的样子,对他伸开了双手。

杨广像一头猛虎一样扑了遏去,他将宝宝繁紧的搂住。

宝宝顿时觉得好像是一块炽热巨炭贴体一样,不单一点寒意也没有,而且觉得炽热起来。

杨广的舌头比狗还长,它舐遍了宝宝的周身上下。

可是,杨广更有兴趣的,还是让宝宝替他吻那话儿。

那话儿的生命可旺盛极了,宝宝轻轻的吻了一下,那话儿就「雪」的一声,跳动一下。

宝宝在欢场里混了这历久,对于那些各式各样的调情手段,当然十分精通。
她那根丁香小舌回敬给杨广以遍体之吻。

杨广虽然不是为一次如此的被人吻法,但是,他这次却又另有一种兴奋的感觉。

宝宝可吻得越来越起劲了。

那话儿不断的在跳个不停,一忽儿向上跳,一忽儿向左跳,一忽儿向右跳,一忽儿又向下跳。

突然,宝窦停止了舐动,她张开了嘴巴,将那话儿纳进口里,然后细细地品赏着,吞吐着,阵阵的快感使杨广体内的欲火不断地冒升着。

杨广的热度在逐渐增加,镜房里已经开始上雾和滴水了。

宝宝这样的吞吞吐吐了一顿后,便低下头去舐那小袋子,那个小袋子好像是一个害羞的小姑娘似的,在宝宝的舐吻下,不断地收缩着。

当然,这收缩是不会没有止境的。

但是,这每一次的收缩,也都是炀帝的欲火上升了一步的最具体的表现。
炀帝真想不到宝宝有如厉害的本事。

宝宝的调情功夫真是了不得,足足有一个时辰,如果是换了常人的话,恐怕早就已经完事了,但是炀帝不是常人,他天赋异品,虽然在宝宝那如疯如狂的一系列调情手法下,他仍然十分的坚强,欲火表现出仍然十分的高涨。

炀帝觉得那调情的时问已经差不多了,于是他便捧起了宝宝的睑,对她说道:「美人,我们正式交战吧。」

宝宝笑了一笑,便躺在床上,炀帝见状便扑了上去,用那火棒给宝宝带来了无比的快感。

宝宝有心要让炀帝看看自己的本领,她运起气功来用力吸吮着,将那火棒牢牢的吸住,杨广要抽动,但不能进退自如。

炀帝心里觉得有点奇怪,但后来,他终于将宝宝打败了。

炀帝从宝宝的身上,获得了一生中没有过的满足后,镜房里的乾冰已差不多全部都溶掉了。

炀帝望了望累得耍死,已经呼呼入睡的宝宝,然后拉了拉那墙角的一根丝穗。
不一会,杨素走了进来。

「皇上,有甚历吩咐?」杨素问道。

「给我换过这些。」炀帝指了指镜房里快将全部溶掉了的冰块。

杨素唯唯以应,便退了出去!

未几,杨素转回来,他手里拿看一幅锦缎,他走到宝宝的身旁,将锦缎盖宝宝在的身上热后拍了两下掌。

一队御林军走了进来,他们将地上的水和剩下来的冰块搬走,之后又搬回几块新取出的冰进来。

房里因为骤然的换上了新冰的原因,温度下降了不少。

炀帝的脸色十分的严肃,虽然房里的温度相当低,可是他的头上,却渐渐的冒出了白烟来,白烟越来越浓,炀帝面前那块冰,渐渐的开始溶化了。

那话儿经过剧战后,已经变得好像一根死蛇一般,现在却开始蠢动起来了。
它渐渐的有了生气,从小到大,从软到硬。

不一会,当炀帝被白烟罩住的时候,那话儿己经像饥饿的毒蛇一样,昂头吐舌了。

炀帝突然大大的吐了一口气,然后伸手用力向面前的那块冰一劈,听得「卜」的一声,劈下了一角来。

炀帝检起了那角冰块!便在那话儿压过去。

说也奇怪,在「滋滋」的声晌中,冰块溶化了,而且又冒起了白烟来。
炀帝在那「滋滋」的声晌中,好像获得了无比的快感似的,脸上流露出了一种十分舒服的神情。

那一角冰块已经完全溶掉了,也都全化作白烟蒸发了。

炀帝又回复到未开始造爱前那样的精神焕发。

这时侯,他才拾起了地上的袍子,穿回身上走了出去。

他一直走向宣华夫人那后苑里。

虽然,他刚才在宝宝的身上已经获得了很大的满足,可是,经过了那一会的调息之后,他又回复了本来的精力,他需耍宣华夫人给他以安慰,他不能让自己的欲火在体内不发。

宣华夫人正在后宫里休息,当炀帝来到的时侯,她正睡得甜甜的。

炀帝体内的欲火正在不断地冒升着,他叫醒宣华夫人,要宣华夫人和他共渡巫山。

可是,恰巧宣华夫人又是月事来潮,这可使杨广的欲火无法发泄,唯有高唱后庭花了,宣华夫人此是第一次的尝试,正是苦尽甘来。

宣华夫人对他也算是无比的温柔体贴。

杨广虽然到了新都已有两三天,但是对新都周围的情形,并不完全熟识,他便邀了宣华夫人与他同车,一起在新都周围游览一下。

新都的建成,虽然费了不少的资财,但是,除了皇城里住人之外,皇城外却仍没有人居住,冷冷清清的,怪凄凉的。

一天,杨广和宣华夫人到处游玩,游到了洛水之滨的的侯,见那名川是如此孤零零的,和那静静的流水。

宣华夫人不由得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对杨广说:「皇上,这样好的地方,有你和我,末免大可惜了,如果能有更多的百姓在这新都里居住,那多好。」
「对,你说得对,新都应该熟闹才行,我立刻下旨吩咐杨素,将天下的富户调来这边,也立刻将各种的艺匠调来这里住,那麽,新都就不会逊色于洛阳了。」
杨广兴奋地说,宣华夫人听了,心里十分的高兴。

果然,翌日杨广便吩咐杨素下去,将整国的一万户富商大贾,移到新都来居住,而江华诸州的六千户百姓,也移到新都来居住,他更在新都里划出了十二个内坊,将三千户的工艺匠搬来了。

如此,这新都,有了富商大户,有了工艺人家,也有了老百姓,当然是比以前熟闹得多。这一天杨广,宣华夫人,宝宝和杨素他们一干人等,在城楼上,看看那些富商大户和普通百姓们,从四面八方迁进新都来。

那蔓延不断的人龙和车队,尘头蔽日,马啸人唤,熟闹非常,此情此景,杨广看得满怀高兴。

宣华夫人骤顾左右,然后说道:「皇上一声令下,天下无不从者,就算在这开一条河到江南去,也没有甚麽不可能的事。」

宣华夫人的话,使杨广想起了一件事来,当年他任晋王的时侯,在江南一带住了不少时候,那江南的好风光,使他难忘。

如今自己虽然身为一国之君,但是却享受不到江南的美景,享受不到江南的物质,这未免有点美中不足。

于是,他便兴起了开凿运河之念头来,他指着洛水对宣华夫人说:「美人,如果朕下令从这里开凿一条运河,一直通到江南,去的话,你说会不会遭受天下老百姓的反对呢?」

「不会的!皇上的一切也是正确的!而且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9-08-18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