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淫荡人妻  »  我的第一次给了妓女
我的第一次给了妓女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亚洲天堂av在线 av视频 国产av不卡高清无码 免费观看成人电影]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无聊的时候,我会回忆过去的一些经历,特别是这么多年来,我拥有过或意淫过的女人们。可能和年龄有关吧,到了这样的年龄段,不是能力的行不行,而是不由地喜欢想一些。写下上面这段话的时候,也在写着另一篇较长的文字,是关于我老婆的。如果能写完,我会发上来。
  言归正传吧。如果时间真地可以拉过去的话,那么,就请回到15年前。
  那年,在西南某省的某县烟草公司工作,财务,好的名义是支援西南大建设,其实,那是一个好单位,知道的人都知道。
  8月份吧,在省城GY开培训会,那是我自在省公司报道后第一次因工作的原因去省城。和几个并不熟悉的同地区的同行们一起,当时下榻的宾馆叫什么我忘了,只知道有个绿字。那时的我,虽然已经22周岁,但正统得不行,属完全传统型的男人,我连女孩的手都碰过。最让我激荡的就是高 三时陪女同学走了很远的路陪她找钥匙,那也是我第一次和一个异性处那么长时间。
  因为参加培训的人并不是很多,当然也不可能把整个宾馆包下来,我的同房是一个江苏在GY出差的年轻人,应该比我年长几岁,但我看得出,满脸的就是纵欲过度的样子,一天到晚睡不醒一样,而且,话语间充斥着情色。而对仍是初的我来说,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因为是下午到的,当天并没有事,安顿好后,就躺在床上休息。此时,床头的电话响了,接通后,传来一阵让人酥麻的声音,先生,需要按摩吗?在九十年代后期,这似乎是比较新鲜的东西,而我,也有些诧异。隔壁铺的帅哥出去玩了,只有我一个人在房间。质本纯真的我,那一刻,突然有个奇怪的想法,想调戏一下这个电话那边的酥麻之音。
  “什么服务吗?小妹怎么样?”
  话说开后,我根本就不相信,这会是初哥的我说出来的。而电话继续着酥麻,详细地不厌其烦地介绍着她那小妹的漂亮和身材的美好以及服务的周到。而我根本不可能想像会和这些女人发生什么交集。但恶作剧般的,我让她叫个年轻可爱些的女孩过来我看看,不满意就免谈了。
  放下电话,我有些对我的表现表示出相当大的不可思议和鄙视,但同时,也在忐忑着等待着敲门声的响起。
  时间短得有些让我意外,居然在我挂上电话不到一分钟,就有人来敲门了,很有节奏感的三声,稍傍,再三声。我在里面应了一声,传来一句很软的声音:
  “帅哥,我能进来吗?”
  当然,虽然等待的时间虽短,但我也也有些迫不及待地等着即将进来的是何女子了,虽然并没有想法会和这样的女子如何。
  安静地看着门被轻轻地推开,探进一个调皮的笑容,并旋即闪了进来,并关上了门。在有些灰暗且暧昧的灯光下,看得出,她是个正青春的女子,而且刚洗的澡,头发还没完全的干。
  看我这么直视着她,她脸上露出了些绯红,并咛地一声,直接扑到了我的怀里,抬起了头,满脸笑意地问道:
  “帅哥,我为你服务可以吗?”
  看着她还有些湿的头发及满眼的期待,我觉得我不忍这样下去了,稍稍欠了身,慢慢地推开了她的身子,道了声歉,说不好意思,没啥感觉,惹您白跑一趟了。
  看着她本灿若兰花的笑脸猛地变了变,并不心甘地站了起来,顺了顺飘浮在她额前还有些湿着的头发,说声不好意思,那我回去了,看有没有其他您满意的女孩。
  她的背景,到今天,我还能记得,脚步是擦着地板出去的,开门临消失的那一刻,她又扭过头来,调皮地做了一个鬼脸,并笑了笑。这张笑脸,我想我这辈子也不会忘的。
  在意料之中的,电话跟着又响起了,问我有什么不满意的,或者是需要什么类型的女孩,我说我很累,睡了,没有这个需要。
  可能是真地困了,山区的路不是那样地难走,虽然是火车,但四个多小时的车程,而且在那样的季节,人确实容易犯困。迷迷糊糊中,我睡了两个多小时,被同去的分公司的出纳叫醒下楼吃饭去了。在那省的最初一段时间,我作为一个外省人,一直受着系统内其他单位包括本单位的同事们关照,也在某种程度上体现了人与人之间那种很纯朴的关怀。
  那时,当地的饭菜,我已经能吃习惯了,加上本就能吃辣的我,也很能适应一些对他们来说是特色的口味了。
  饭后,和几个并不是很熟的兄弟单位的同事有一搭无一搭地聊着上楼,进了房间。
  看到那业务员哥们脸上有股我看不清的味道萦绕着,似疑问,似诧异。
  “兄弟,关上门,跟哥聊聊。”
  “怎么,对前面进来的女孩不满意?为什么会不满意的呢?小A(说真的,忘记了名字,而且是种不可思议地忘记,惭愧,以A代之吧)很漂亮啊,而且特可爱不是吗?”
  于是我和他说起了我的初恋(另外一篇正在进行中的文字中有写到,来到这个省,多少也有她的原因在里面),说起了我到现在还没碰过女孩的手。
  “我靠,不是吧?小兄弟长得虽然稍显老气,但不至于啊,怎么可能呢?走,和我去她们房间打牌去吧,不会?不会看着我打?“
  我到现在都不能明白,那个时候的我,究竟是怎么想的,总之,我和一起去了。显然,此男为人中之龙,和这样的女子很容易处得到位。而小A看到我进来,眼中尽是迷惑,当然,她不可能完全表现出来,只是对我淡淡地笑了笑,并且我能感觉到一种不自然的氛围来。
  我并不会打牌,坐在此君的旁边,看着他和那些女孩女人们肆无忌惮地说笑着,我发现我这适合这样的环境,便准备告辞。这时,坐在我对面的那个稍胖些,短发,显得很干练的女孩笑着说:
  ”哟,帅哥,还害羞呢?“
  此时我细看了一下,就叫她小C吧,脸很精致,当然,年龄也不大,二十左右,我也能从她们前面的谈话中得知,她是GY幼师毕业的。
  脸红中,我说了句,我有些累,回去睡觉了。
  在她们有些夸张的笑声中,我退了出去,小A目送着我离去,眼中似乎有些异样。
  尿意来袭,脑子中闪过一些画面,失落且畅快中,解决了生理上的需求。
  半个小时后,业务哥回来了,笑着说道,没想到你这个小处还挺受欢迎的,小A和小C都很喜欢你,特别是小A,你让出去后,她居然哭了,后来还是小C问的原因,说小A有些喜欢你,兄弟,你搞到事了。
  那晚,我在无尽的思乡之情中,沉沉睡去。一夜未醒。
  培训的内容,很枯燥的,无非是发些材料,老师在上面照着读,我们在下面聊天的聊天,睡觉的睡觉。时间总是很快地流逝。
  又是晚饭过后,边上两个县的会计认识很久了,在他们神神秘秘地交谈中可以得知,他们是出去找乐子了,而我,只能回到房间看着无聊的电视,继续着思乡之情。而业务哥笑着对我说,我出去玩了,晚上要很晚才能回来,你好好珍惜吧。在他的鬼笑中,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外。
  看了看时间,才七点半,实在是无聊。突然,我有种想结束初哥生活的想法。我一直是很传统的人,受着传统的教育,而昨晚走时小A的眼神,在我心中怎么也抹不掉,同样地,她昨天下午走出房间的调皮一笑,是那样的灿烂。
  鬼使神差地,我拨打了电话,首先是询问价钱,因为只是出差,我并没有带多少钱,而那时我也只是刚参加工作。得知消费在我的承受范围之内,我让小A过来。却得到一个不幸的消息,小A家里有事,回去了。而此刻,我除了失望还有失落,更可能有一种解脱的情绪在里面。可对方在电话中一直说着其他女孩的好处来,不知道是不是有种得到与失去之间的迷茫在包裹着我,我脑子中竟然在搜索着打牌时见到过的,对那个幼师有种莫名的好感来。就她吧。
  同样是短短的一分钟不到,她不敲门进门了。而那刻,我嘴中异常的干燥,有种失火的感觉。她坐着,我站着,有些窘迫。性吧首发。三分钟后,小C笑了笑,怎么,叫我过来就这样?
  我大脑短路般地说了一句,我去买烟,马上来。
  快速走出,去了宾馆楼下买了包金熊王。匆匆上楼。
  小C依然在那坐着,有些局促,笑上的笑也有些不自然。在各自抽了一根烟后,她提出要洗个澡,我点头。在我的帮助下,脱了她的衣服,当然,这种帮,也只是我预先人自己的热身而已。她先去,而我脱得只剩下裤衩,在她后面跟着。
  她在冲,我在边上看着,眼中有种欣赏,也有种渴望。她的躯体多少有些稍胖,但不显得肥,是那种比正常身材稍胖的那种。当然,这也是我第一次看一个女性的身体,而且是那样的光滑,那样的充满着诱惑。虽然生理上的反应极其地明显,但我依然没有贸然脱光和她一起,只是双手环抱着,侧着脑袋,静静地看着她。
  她抬起头看向我,怎么不来一起?不会真是处吧?那么害羞。
  我笑了笑,等她洗好后,我再进去随便冲了一下。
  想想,一会儿就和处男道声永别,有些异样的心情,激动谈不上,更多的时候似乎是一种莫名的报复感,而报复的对象是哪个,没有一个具体的人物,也或许是种宣泄吧。
  怀着对即将发生未知的心情,我有些茫然地朝已经躺在床上的她走去。
  湿发沾在她的额头,我轻轻地捋到耳后,抬起她的脸,她的脸,有些潮红,眼神也有些迷离。慌乱地脱去最后一件遮羞布,趴在她的左侧,向她红艳地嘴唇凑过去。
  这是我的初吻,她很会接吻,看样子也很喜欢。但对我笨拙的表现,她扑哧一乐,闭着目,红着脸跟我说如何去做才对。
  依然很稚嫩地在她的嘴中探索着,而她的舌头也在牵引着我、吸吮着。她的呼吸急促起来,身体也扭动着。手伸向了我的下体。触到的一刹,她杏目圆睁,倒吸了口气。可舌头并没有放慢些许。手中不由地套弄着。第一次,这又是第一次被一个异性套弄着,我有些吸不过气来。让她的脑袋自然枕着,右手慢慢地向下探去。那一刻,我没想到,小姐的下面,也可以洪水泛滥。指甲才剪地,我无师自通地在上面探索着,食指顺着体液向那个小穴慢慢伸进去。手指感触着一个完全陌生的所在,可那一刻,我感觉,有些象做梦,感觉好不真实,甚至没有自己想像中的那种美妙的感觉。
  在我笨拙的探索中,她让我在她的上面趴着。我疑惑地看着她,她说不用套子,直接进吧。
  在我累得满头大汗依然找不到入口的时候,我长叹一声,没想到真是是个处。右手探过去,引导着,找到了入口,可依然进不去。
  你这家伙怎么这么大,不行,慢慢来。
  她拨弄着,在口子周围转圈地摩擦着。她感到润滑地差不多了,对准了洞口,屁股向上挺了挺,终于,在她腰肢上下扭动下,性吧首发,我感觉到进去了,然后小心地抽动着,很紧,真地很紧,可能是从未经历过人事的我,有些陌生和崇敬吧。
  终于,完全进去了。我长舒了一口气。
  而她,抬起了脑袋,大张着嘴,一声啊,久长久长。
  过程不多写了,总之,是我意外的感觉,没有曾经幻想的那样如何如何。而她,做为一个小姐,居然会如此动情,甚至完全不顾电话的催钟,在最后她的一声大叫中,她完全瘫痪了,全身无力,而我也感觉到下体一热,一种酥麻的感觉涌上,眼睛看着她,她迷离地眼神,静静地看着我,满脸的绯红,点了点头。
  于是,第一次,就这样,射进了从陌生到熟悉仅仅个把小时的她的身体里,是那样的畅快。
  收拾战场的时候,床单上湿湿的一大片,而她,也自嘲地笑笑。
  简单冲洗,出门。
  而出门不到三分钟,敲门声又起,还是她,只是没有进来,伸进脑袋,久久地吻着。
  离去……
  结束吧。
  我的处男生涯。
  结束吧,我曾经梦想中的玫瑰,从那一刻,我已然和你远去。
  结束吧,稚嫩的青春,我躁动的青春。
  有时间,我会跟着小A的后篇,她才是那次GY之行的主角。
【完】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0-08-12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