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家庭乱伦  »  [飞盗,又见飞盗](全)作者:暴殄天物
[飞盗,又见飞盗](全)作者:暴殄天物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亚洲天堂av在线 av视频 国产av不卡高清无码 免费观看成人电影]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飞盗,又见飞盗
 

 2003/05/28发表于羔羊
 
                (一)
 
  当那个面无表情的黑衣人把帖子恭恭敬敬地放到桌子上的时候,柳近禅正在 PS2上的《鬼舞者2》里用松田优作扮演的柳生十兵卫疯狂地吸取刚刚被砍死 的鬼魂的魂力,他暂停了游戏,拿起那张淡黄底色印有暗花纹的纸。
 
  「久仰阁下大名,慕瞻天颜。今贱妾有小事相求,特在『海阔天阁』备薄酒 一份,虚位以待,乞盼怜见。」
 
  下面署名是「泰夫人」。
 
  「好吧,我随后就到。」柳近禅把那张散发着淡淡幽香的帖子扔回桌子上, 目送那个黑衣人依旧面无表情但恭恭敬敬地鞠个躬,退了出去。
 
  扔下PS2的手柄,柳近禅开始换衣服。
 
  「你要去哪里?」一袭蓝色晚装的艳妇出现在门边,波浪般的黑发,白皙的 脖颈上戴着条闪闪发光的红宝石项链,长长的睫毛,眼角略微有些鱼尾纹,纤腰 盈盈一握,丰乳隆臀,脚下一双黑色高跟鞋,显得高贵迷人。
 
  「哦,妈妈,我晚上要去一个朋友那里,不在家吃饭了。」柳近禅把桌子上 的帖子收在了口袋里,匆匆下了楼。
 
  踏上自己心爱的改良川崎750,柳近禅风也似地上了路。
 
  尽管自诩为独来独往的飞盗,但柳近禅知道要想在海洲这片地界混得下去, 至少有三个人不能得罪。
 
  而泰夫人恰恰就是其中的一个。
 
  风在耳边「呼呼」作响,川崎狼一般嚎叫着向前奔窜。
 
  没多久,一辆警车便在后面拉着警铃追了上来,喇叭里「呜哩哇啦」地叫喊 着:「前面的机车,你已超速行驶,立刻停到路边,接受警方检查!」
 
  柳近禅「嘿嘿」冷笑了两声,一扭身,把摩托车驶上了环海公路。
 
  因为已近黄昏,所以环海公路上没有多少车辆,因此柳近禅的摩托车可以尽 情奔驰。
 
  本以为可以把警车远远地甩掉,没想到跑出去2公里,那辆警车仍旧遥遥跟 着。
 
  「哗啦啦」,柳近禅一按车头上的一个红色按钮,从川崎车的尾部撒出了一 片三角钉,散布在了平整的路面上。
 
  大约两分钟以后,警车哀叫着翻倒在路旁,只差一点就掉落悬崖。
 
  等两个警察骂骂咧咧地从警车里连滚带爬地跑出来的时候,已在前方拐弯处 看了许久的柳近禅一加油门,川崎车伴随着他的一声口哨,轰鸣着消失在了夜色 中。
 
  屋里的光线很柔和,几个倒酒服侍的少女绝对是百里挑一的美人,每个人脸 上的笑容也绝对能令任何一个男人心动。
 
  然而柳近禅做梦也没想到名动海洲的泰夫人竟然是一个如此胖的女人。 
  她一个人坐在一张三人沙发上,而此时即使是一个再瘦的人也别想再挤进去 坐。
 
  更令柳近禅没想到的是她这么胖了却还很能吃。
 
  对面的雕花磨砂玻璃桌子上摆满了烧鸡、烤鸭、酱肉、猪蹄、熏鱼、栗子、 烧饼、春卷,而泰夫人的嘴自从柳近禅进来后一刻也没闲着。
 
  「是你……写的?」柳近禅从口袋里掏出那张依旧散发着幽香的帖子,迟疑 地问道。
 
  「是啊!不是我写的,难道是你写的?」泰夫人抹了一下油嘴,脸上的肌肉 一阵扭曲,柳近禅认为那是她在笑。
 
  「你真是泰夫人?」
 
  「怎么?难道你认为海洲有敢冒充我的人么?」
 
  柳近禅缓缓地摇了摇头。
 
  不错,海洲有敢冒充泰夫人的,只有两种人。
 
  一种是疯子,一种是活得不耐烦的人。
 
  「好吧,什么事?」柳近禅大大咧咧地坐在了泰夫人对面的椅子上,脱下靴 子,把脚舒服地放在眼前的矮几上,袜子破了一只,左脚的大拇指露了出来。 
  对于柳近禅的无礼行为,泰夫人并不生气:「我要『赤眼蟾蜍』。」
 
  「什么?『赤眼蟾蜍』?黄爷的『赤眼蟾蜍』?」柳近禅差点从椅子上栽下 来。
 
  海洲有三个人不能得罪,一个是「散财观音」泰夫人,凭着祖上的积蓄以及 在珠宝生意上的成功,没人知道她的财产达到了几位数,在这个有钱能使鬼推磨 的年代里,她在黑白两道都吃的很开。
 
  另一个不能得罪的人是警方第一高手「野兽刑警」方天化。
 
  三年前,海洲的警力匮乏,社会混乱,原在京城的方天化被委任到海洲协助 治安工作,自从他从京城调到海洲以后,渐渐独揽警权,对黑道实施严厉的打压 措施,稳定了社会局面。海洲的公安局长是谁,许多人都不知道,但提到「野兽 刑警」,大家都知道是哪位。
 
  而柳近禅最不愿意得罪的,就是黄爷。
 
  「五十万美元!」泰夫人撕开一只烧鸡的胸膛。
 
  「等等等等,我想知道夫人为什么要『赤眼蟾蜍』?」
 
  「哦?!想不到你也会有好奇心?这不合道上的规矩,也不是你的一贯作风 啊!」泰夫人脸上的肌肉又是一阵地扭曲,「好吧,告诉你也无妨,那『赤眼蟾 蜍』据说是上古传下来的一块美玉,非但精雕细磨,而且玉质美润圆滑,有降瘟 祛魇的功效。最近我油腻的东西吃多了些,想拿来搂着睡觉。」
 
  「我的规矩,先付款后交货。」
 
  「黑衣,带他去拿支票!」泰夫人对身后站了许久始终一言不发的那个黑衣 人说道。
 
  等柳近禅出去后,旁边的女孩七嘴八舌地问道:「夫人,那个人怎么这么没 修养!」
 
  「是啊,还有,为什么他要先收钱后交货啊?你不怕他拿了钱跑路么?」 
  「你们知道这个年轻人是谁吗?他就是你们几个小丫头日思夜念想见到的一 品飞盗『竹蜻蜓』啊!」
 
  当泰夫人说完这番话后,屋里先是一阵安静,接着几个女孩都捂着脸跳着发 出了兴奋的尖叫声,其中一个竟然昏倒在了地上。
 
  「靠!有这么夸张么?」泰夫人笑骂了一声,开始吃第二只烧鸡。
 

                (二)
 
  纤细的肢体,红红的眼睛,薄而透明的翅膀是用最嫩的竹叶插起来的。 
  这是一只小小的蜻蜓,竹子做成的蜻蜓。
 
  此刻,这只栩栩如生的竹蜻蜓正在黄爷的手中。
 
  看上去只不过是一件做工精致的玩具而已。
 
  然而此刻黄爷一点也不觉得好玩。
 
  「从他出道以来,做了多少案子?」黄爷忽然放下手中的竹蜻蜓,回头问一 旁身着西装,背手而立的年青人。
 
  「七十三件。杀二十九人,伤一百四十一人,成功六十八次,五次无功而返 但全身而退,从未失手。」那个年青人微微一躬身。
 
  「他每次出手前一定会送这玩意到人家中么?」
 
  「是。」
 
  「那么,他这次的目标是什么?」
 
  年轻人没有说话,却把手中的一张纸递给了黄爷。
 
  纸上一个字都没有,只有一个用碳笔画的东西。
 
  大概是作者工笔太差,那东西画得歪歪斜斜,只是看上去有点象青蛙。 
  一只眼睛被用彩笔涂红了的青蛙。
 
  「赤眼蟾蜍!是我的镇宅之宝赤眼蟾蜍!」黄爷失声道。
 
  「猎头,你来搞定他!」半晌之后,黄爷用手一指桌子上的竹蜻蜓,对那年 轻人说道,然后走出了房间。
 
  「是!」猎头又微微一躬身。
 
     ***    ***    ***    ***
 
  杯里的酒是冰的,怀里的女人是热的。
 
  躺在舒适的大床上的方天化扭头看了看床头上那一叠厚厚的钞票,懒洋洋地 打了个哈欠。
 
  钞票和女人都是黄爷今天刚刚遣人送来的。
 
  钞票是美金。
 
  而女人则是海洲最大的夜总会里最当红的小姐灵灵。
 
  「方爷,你在想什么呢?」怀里的女人「嘤咛」一声,赤裸的胴体直贴了上 来,丰满的乳房在方天化的胸膛上揉搓着。
 
  方天化觉得下体一阵燥热,反手搂住了灵灵的腰,开始亲吻她的樱桃小嘴, 两个人舌头纠缠在一起。
 
  顺着修长润滑的大腿摸下去,方天化发现灵灵的花瓣已经湿了。
 
  「小浪蹄子,是不是等不及了?」方天化翻身把灵灵压到了底下。
 
  「讨厌,方爷,快点,人家要么!」灵灵腻声腻语道。
 
  粗大的肉棒顺畅地顶进了花瓣,方天化开始大力抽插。
 
  「啊……啊……哦……」灵灵两条雪白的大腿踢开被子,紧紧盘在方天化的 腰际,开始发出快乐的呻吟。
 
  方天化双手揉搓着灵灵胸前高耸的乳峰,感觉到上面嫣红的乳头已经渐渐发 硬,知道这女人已经性起,便抱起她丰满的臀部,使肉棒与花瓣接触得更加的严 密。
 
  「啊……啊……啊……快……啊……」灵灵下体流出大量淫水,弄得两人的 性器湿漉漉的,这更方便了肉棒的出入,只听得「噗嗤噗嗤」抽插的声音和灵灵 的浪叫充斥着整个房间。
 
  每到一定时候,黄爷总会派人来给方天化送钱和女人,而方天化也会时不时 地利用警方的力量帮助黄爷打击他的敌对势力,或是掩盖一些罪状,这已经成了 两个人之间的默契了。
 
  但方天化做得很有度,他知道自己要想在这个位子上长久地待下去,象黄爷 这种人不能没有,但也不能太多太强。
 
     ***    ***    ***    ***
 
  十根白皙的柔荑在钢琴键盘上灵巧地跳动着,随着这优美的跳动,一首《卡 萨布兰卡》的主题曲飘荡在阁楼里。
 
  柳近禅靠在沙发上,注视着钢琴旁母亲优雅的身段,眼中皆是笑意。
 
  窗外几片落叶飞鸟般掠过,诗一般的乐曲如同一位多情的女子,在柳近禅的 耳边呢喃,他快醉了。
 
  悄悄走近母亲,柳近禅把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一股特有的芳香扑鼻而来。 
  钢琴声略微迟钝了一下,继续弹奏着。
 
  「妈妈,你累吗?」柳近禅给她轻轻揉捏肩膀。
 
  母亲没有回答,把头靠在儿子宽阔的胸膛上,换了一首欢快的圆舞曲。 
     ***    ***    ***    ***
 
  夜幕降临,黄爷的别墅黑漆漆地顿坐在黑暗里,如一头巨兽。
 
  「哎,倒霉,这要命的差事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在别墅顶层的尽头,几 个黄府的保镖正发着牢骚,在他们旁边,有一扇黑漆漆的铁门,那就是黄爷的宝 室。
 
  「是啊!但愿那个飞盗早点来!」
 
  「你呸!什么乌鸦嘴?哪有盼贼早点来的?」
 
  「怕什么,有猎头先生在,再厉害的毛贼也不怕!」
 
  「都给我闭嘴!」其中一个忽然呵斥道,「你们都给我听好了,今天黄爷不 在家,猎头大人吩咐了,要特别的小心,丢了东西,大家都玩完!」
 
  「是,大哥!」其余几个人都答应道。
 
  正当几个人说话的份上,忽然,楼下有人喊道:「不好了!失火了!快救火 啊!」接着后院一阵大乱,人声鼎沸,隐隐有火光传来。
 
  「大哥,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废话,叫你看门你就老老实实地看门,其他不用你操心!」
 
  话音刚落,楼梯下有人喊:「你们几个,快下来!那飞贼『竹蜻蜓』在后院 放火,眼看就要被抓住了,快去帮忙!抓住有重赏。」
 
  「老六、老七,你俩在这看住了,我们几个去看看。」重赏两个字起了很大 的作用,大家争先恐后地冲下了楼,老六老七鼻子都气歪了。
 
  火自然是柳近禅放的,话自然也是他喊的,等守卫少了许多以后,剩下的, 自然也就好解决了。
 
  所以,他现在已经站在被他轻松撬开了锁的宝室里。
 
  室内琳琅满目,从字画到器皿,从珠宝到黄金,简直是应有尽有,甚至还有 一座上古的青铜大鼎。
 
  这无异是柳近禅所见过的最富有的宝库。
 
  然而他向来只取要取的东西,这也是他的规矩之一。
 
  所以除了那只放在紫红檀香木盒子里的赤眼蟾蜍,他什么都没拿。
 
  刚要出门,忽然一道凉风迎面而来,柳近禅急速后退一步,躲开了敌人武器 的锋芒。
 
  然而没等他喘息,第二刀、第三刀更加迅猛,等到他随手抄起架子上的一把 古剑,「叮叮」两声架开后才发现,对手是个穿西装的年青人,手里握的竟是一 把倭刀。
 
  柳近禅十二岁就在江湖上混荡,到他现在二十岁成名以来,用刀的高手多多 少少也遇上过几个。
 
  然而他发现和眼前的年青人比起来,那些高手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刀法。 
  「放下!」倭刀在柳近禅眼前晃动着。
 
  「是!」柳近禅笑嘻嘻地放下手中的古剑。
 
  「我是说放下赤眼蟾蜍!」又是一刀劈了过来。
 
  柳近禅一猫腰,躲开刀锋,顺手捞起桌子上的一只青花白玉瓷瓶,向墙角的 一只唐三彩骆驼丢了过去。
 
  「小心!」柳近禅嘴里喊着,身子向屋外窜去。
 
  他丢的速度并不快,好让那人有时间去接,他要赌一下那人是去接瓷瓶还是 一刀把他劈成两半。
 
  如果是接瓷瓶,那他就可以溜之大吉。
 
  但如果是一刀劈来,他就GAME OVER了。
 
  所以这一赌是拿自己的性命当做赌注。
 
  柳近禅经常能化险为夷,靠的不仅仅是武功胆略,还有运气。
 
  他的运气一向不错。
 
  所以他现在已经从宝库出来,翻上了天台。
 
  那年青人略微一迟疑,还是伸手去接住了瓷瓶。
 
  赤眼蟾蜍丢了可以再追回来,但两件宝物同时被打碎,黄爷一定不会满意。 
  柳近禅虽然躲上了天台,但是别墅周围已经被包围得水泄不通,上下灯火通 明。
 
  他仔细观察了一下,抓住屋檐下的水管慢慢爬下一层,翻身从窗户里进了一 间黑漆漆的房间。
 
  刚进房间,他便觉得屋里的床上有人,没等那人喊叫,他便狸猫一般扑了过 去,捂住了那人的嘴,然后一只手压住了对方。
 
  等他压住对方以后,才发现那是一个女人。
 
  一个赤裸的女人。
 

                (三)
 
  柳近禅的名字里虽然有「近禅」两个字,可是他的性格却一点也不接近佛门 道家。
 
  所以现在他的一只手已经开始在那个女人的身上摸索开了。
 
  除了柳近禅这种浪子,别人也做不出这种事来。
 
  试想一个人身陷险地,外面就是大批搜索他的敌人,他却还有心情开这种玩 笑。
 
  可是,出乎柳近禅意料之外的是,那个女人竟然没有挣扎反抗。
 
  非但没有挣扎反抗,反而挺起高耸的胸脯,分开修长的双腿,任由柳近禅所 为。
 
  黑暗中,一双胳臂缠上了脖颈,一张湿漉漉的嘴唇,狂热地亲吻着柳近禅的 嘴。
 
  现在,就算柳近禅想走也走不了了。
 
  更何况他根本就不想走。
 
  如果有哪个男人在这种情况下想走,那他不是疯子,就是傻子。
 
  柳近禅既不疯也不傻。
 
  所以他身上的衣服很快就脱光了。
 
  两具赤裸裸的肉体交织在一起,柳近禅开始亲吻那女人身体的每一寸。 
  脸颊、脖颈、乳房、小腹、大腿、脚趾,最后,柳近禅的嘴唇贴到了女人的 蜜穴上,女人低低呻吟了一声,两条腿架在了他的肩膀上,紧紧夹住了柳近禅的 头。
 
  柳近禅的舌头灵活地在那女人的花瓣上舔着,不时轻轻插进去又抽回来,弄 得花瓣淫水直流。
 
  「啊……啊……啊……」在那女人低低的呻吟声中,柳近禅终于忍不住了, 他架起女人的双腿,把
 
  早已冲天而怒的肉棒插入了湿滑的阴道。
 
  正当他开始要大力抽插的时候,忽然楼梯一阵脚步乱响,接着有人轻轻的敲 门,一个声音说道:「夫人,夫人!请开开门!」
 
  原来搜查的人已经到了这层楼,柳近禅听那说话的正是刚才和他打斗的年青 人,他略吃一惊,伸手去摸衣服里带着的匕首。
 
  然而刚摸到匕首,他的手又缩了回来。
 
  因为,他听见身下的女人说了句:「谁?有什么事?」话语中竟带有一番威 严。
 
  而门外那年青人的回答也是恭恭敬敬的:「夫人,是我,猎头。有飞贼闯进 府中,不知道躲到了什么地方,我怕夫人有恙,特地来问候一下。」
 
  「我没事,已经睡了!」
 
  柳近禅听到这里,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他臀部往前一顶,把坚硬的肉棒 狠狠插入了那女人的阴道深处。
 
  「啊!」女人没有提防,被插得低唉一声,随即轻声骂道:「小冤家,你轻 一点!」
 
  柳近禅在黑暗中偷笑着,用手撑着床,开始卖力地操她。
 
  「那么,我下去了,如果夫人听到什么动静,请马上通知我。」外面猎头丝 毫不知道屋里床上还有这么龌龊的一幕。
 
  「好吧!」女人轻轻喘息着,强忍着下体传来的阵阵快感,勉强答应着。 
  屋外一阵纷乱的脚步远去,重新恢复了平静。
 
  「哦……小冤家!快……啊……啊……」女人被柳近禅快速的抽插搞得香汗 淋漓,浪叫着,语无伦次。
 
  柳近禅不知道他身下的女人是谁,他也不想知道,只是尽情享受着花瓣收缩 夹紧肉棒所带来的快感。
 
  他抽插了一会以后,拔出湿淋淋的肉棒,把身下的女人翻了过来。
 
  那女人被柳近禅摆成跪姿,雪白肥厚的臀部高高撅起,两腿略微分开,露出 红嫩的花瓣,接着,粗大的肉棒从后面重新插了进来。
 
  「啊……啊……啊……啊……」女人被干得死去活来,双手撑着床,纤细的 手指紧紧抓着床单,嘴里的浪叫更响了。
 
  柳近禅感觉到这是个饥渴许久了的女人,她那肥美的臀部不时主动地向后耸 动着,淫水被肉棒不停地带出来,顺着雪白的大腿直流,打湿了大片床单。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终于,肉棒深深顶进蜜穴深处,一股浓精全部射在 了女人体内。
 
  两个人喘息着倒在床上,屋里又恢复了平静。
 
  黎明时分,柳近禅溜出了黄府。
 
  他没有把熟睡中的女人弄醒,也没问她的名字,甚至连她的脸都没看清。 
  不看清楚,是不是更好一点?
 
     ***    ***    ***    ***
 
  墨绿色的玉,透着焯润的光泽,却丝毫不耀眼,被雕琢成一只鼓腮拔背、低 首伏腹的蟾蜍的模样,而蟾蜍双眼的部分,恰恰是两块天然的鸽血红玉,整块玉 雕浑然天成,竟丝毫没有匠工的痕迹,摸在手中,一股刺骨的寒气透人脾肺。 
  这真是一件难得的宝物。
 
  而此刻,这件被誉为黄府镇宅之宝的赤眼蟾蜍正放在泰夫人的面前。
 
  然而,泰夫人却好象没有看见一样,顾自啃着一只凤爪。
 
  柳近禅有些奇怪,他干咳了一声,说道:「夫人好象是不太满意的样子?难 道,这赤眼蟾蜍是假的?」
 
  「不,真的!」
 
  「那……」
 
  「我忽然对它不太感兴趣了,所以……」泰夫人停了下来,用胡萝卜般的食 指指了指赤眼蟾蜍,说道:「我决定要把它送给你。」
 
  当她说完这句话以后,柳近禅从椅子上站起来,用诧异的眼光看着他,好象 在看一个怪物。
 
  用五十万美元买来的宝贝,竟然要白白送还给卖家。
 
  天下有这么傻的人么?
 
  柳近禅忽然又平静了下来,他从上衣口袋掏出那张五十万美元的支票,慢慢 放到桌子上,然后又慢慢坐了下来。
 
  他决定要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柳近禅本就是个好奇心很强的人。
 
  「你不要你的钱?」泰夫人有些奇怪。
 
  「你并不需要这只赤眼蟾蜍,但却要花五十万美元雇我把它盗出来,如果你 今天不把原因告诉我,我就不走了!」
 
  「对不起,请带着你的支票离开!」泰夫人对身后的黑衣人说道:「黑衣, 送客!」
 
  黑衣人向柳近禅这边走来。
 
  柳近禅冷笑一声,拔出了腰间的匕首,「呼」地跳上了堆满食物的餐桌。 
  正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刻,忽然一个柔美的声音从旁边的屋里传出:「阿禅, 你闹够了没有?」
 
  在所有人恭恭敬敬的鞠躬行礼中,柳近禅惊讶地看着一身黑色旗袍的母亲从 里屋端庄地走出来。
 
  柳近禅终于走了,是被他的母亲,真正的泰夫人带回了家。
 
  阁楼里充满了花香,那架钢琴静静地放在窗户下。
 
  「不错,我是真正的『泰夫人』。」母亲坐在白天鹅绒的沙发里,象一朵绽 放的牡丹花,「要不是肥燕多事,你根本不用知道,也许永远不会知道,她本该 收了货,让你一走了之的。」
 
  看看儿子没有说话,一副惊讶中带着气愤的神情,泰夫人叹了口气,继续说 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我也不妨把事情的真相说给你听。」 
  黄爷的崛起,渐渐控制了海洲的经济,也妨碍了泰夫人的发展。
 
  黄爷本是做黑道生意的。
 
  于是走私和贩毒成了海洲最猖獗的行为。
 
  然而对于如此频繁而明显的犯罪行为,身为执法首席的方天化竟然丝毫没有 察觉,这与他「野兽刑警」的名号也太不相配了。
 
  起了疑心的泰夫人经过调查,终于发现两人之间的行贿受贿关系。
 
  有趣的是,她还发现老奸巨滑的黄爷为了控制方天化,竟把每次给方天化行 贿的过程偷拍下来,方天化接受贿赂的时间、地点、数目也详细地记录了下来, 并把所有的照片和数据记载在了一本记录本中,以备不时之需。
 
  现在,这本帐册已经在泰夫人的手中了。
 
  「我们当时已经知道放帐册的具体位置,只是由于黄爷的手下看守严密,所 以无从下手。」泰夫人把用密封胶袋封着的帐册放在沙发上,说道:「好在帐册 和黄爷的珠宝玉器是分开放的,所以……」
 
  「所以你们就故意雇我去黄爷的宝库偷『赤眼蟾蜍』,让我把守卫吸引开并 造成黄府的混乱,你们好乘机偷帐册。」柳近禅说道。
 
  「是。」
 
  「可是,妈妈,你完全可以告诉我真相,让我直接去盗帐册啊。」
 
  「妈妈不想让你知道我的真实身份……」
 
  「好了,妈妈,既然事情已经过去了,那就算了吧。不过,怎么也得让我瞧 瞧『野兽刑警』的真面目吧!」柳近禅说着,打开了被封得严严实实的帐册。 
  紫色的封皮,散发着一股特异的香气。
 
  果然没错,帐册上清清楚楚地记载着方天化所有的受贿记录,还有双方碰头 的照片。
 
  母子二人一起坐在沙发上,共同翻看着帐册。
 
  然而翻到后面,两人不由自主地同时脸红起来。
 
  原来后面竟然是方天化和不同个女人的性交裸照,角度各异,清晰逼真。 
  然而奇怪的是母子二人谁都没有说话,也没有停止,默默继续翻看着。 
  越到后面,越是不堪入目,姿势也是千奇百怪。
 
  屋里有些热了,母子二人的呼吸声越来越重。
 
  「妈妈,我……好热……」柳近禅喃喃道,一回头,不由吃了一惊,只见母 亲双颊通红,双眼微闭,额上微微渗出一层汗珠,呼吸急促,黑色旗袍的斜领, 不知何时解开了纽扣,雪白的胸脯和大半个高挺的乳房也露了出来,下身旗袍开 叉出露出半条雪白修长的大腿。
 
  「不好,帐册上有毒!」柳近禅这才明白帐册为什么是用密封袋封着的,他 努力想站起来,但浑身燥热,脑子里全是照片上的春宫和一旁娇艳成熟的母亲, 下体一阵冲动,不由自主地扑倒在半裸的母亲身上。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1-10-28更新.